奇书铺 > 亡国后我被敌国战神盯上了 > 第64章国师

慧能迈着小碎步跑的飞快,像陀螺一样跑到了沈向晚面前。

“女施主,我们方丈说在大雄宝殿见您。”慧能说到。

“大雄宝殿呀,规格很高啊!”沈向晚扬起眉毛,笑了笑。

慧能狠狠地瞪了沈向晚一眼,心中想,这位女施主对他们方丈实在是太不尊敬了。

“小沙尼,你叫什么名字?”沈向晚看向慧能笑着问。

“贫僧慧能。”慧能举手在身前,行佛家礼。

“哎呀,还有模有样的吗?”沈向晚伸手在慧能头顶上摸了摸。

慧能向后退了两步,凶巴巴的瞪着沈向晚。

“还没剃度呢,算不得完全的和尚,瞪着我做什么,脑袋还摸不得了。”沈向晚道。

“我已经剃度了。”慧能仰头向上看去,似乎在给沈向晚证明他自己没有头发。

暖暖噗嗤一声笑了,“你,你看个头,我看看,我看你怎么看到自己的头顶。”

慧能羞得小脸通红。

“我就说你还没剃度呢,剃度是剃和度。剃了头算是才摸着和尚的门槛儿了,度六个点才算真正入了佛门了。”沈向晚哈哈大笑。

沈向晚一边笑,一边向里走去。

慧能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难道还有这样的说法?他怎么不知道?

“慧能,我以后再来大相国寺,就你来招呼我,知道了吗?”沈向晚回头对慧能说道。

慧能皱着眉头,千不甘,万不愿的,像个受气的小媳妇跟在沈向晚他们后面。

国师坐在大雄宝殿前,上面是庄严的佛祖,大雄宝殿门开着,在前面有个硕大的涂了金粉的大鼎,鼎里缭绕着香。

香气随着风四处飘散,也飘进了大雄宝殿里。

就在金鼎的位置,上一回这里没有了金鼎,而是铺着红毯,摆着一条长条的花梨木的长桌。

黄诚进了大相国寺便喜欢穿红色的袍子,显得很风骚。

花梨木的长条桌上摆着酒水。

有的时候黄诚荒唐到就在当着佛祖的面,行那苟且之事。

国师睁开眼睛似乎就看到沈向晚踩着台阶一节一节的走进大相国寺,走在大雄宝殿前,然后用毒杀了黄诚,当然自己也死了。

是他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还是佛祖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他不太确定。

不管怎么样,这个女孩子重生了,重生了果然是不一样了,黄诚竟然死了。

这一世黄诚死了,他的大相国寺似乎能清净一些,佛祖的眼睛也能清净一些,真是不错。

国师仰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那座大佛。大佛眼中含笑,似乎对他眨了眨眼睛。

“国师好啊!”沈向晚走到了大雄宝殿,看到国师站在大雄宝殿的门口,合手行礼。

“公主来了!”国师笑了笑,伸手握住了自己的胡子。

“国师,我已经长大了,不抓你胡子了。”沈向晚咯咯地笑,笑弯了腰。

国师仰头大笑,可是大手却死死地护着自己的胡子。

“我已经不是公主了,我现在是普通人了,哪里敢拽国师的胡子。我拽你胡子,你不得打我。”沈向晚笑完了,托着腰说道。

“你是不抓我胡子了,可你要点了我的大相国寺啊。”国师笑着道。

“哪里敢,哪里敢……”沈向晚摆着手。

“国师,给我找几间客房,女客用的,然后打些热水,我的丫鬟需要洗漱一下,换些衣服。”沈向晚收敛了笑意,看向国师。

“慧能。”国师扯开嗓子高喊。

小沙尼慧能像个滚球从外面跑进来。

“沈施主的要求,你听到了吗?”国师看向小和尚问道。

小和尚点了点头,可一脸茫然,方丈为什么要听她的?你是方丈呀!

“遵照沈施主的要求去做,快点,就说这是我的吩咐。”国师摆了摆手。

小沙尼答应一声,带着暖暖等人离开。

沈向晚则在大雄宝殿里找了一个蒲团,坐下来,看着大雄宝殿。

“多少年了,这里一点都没变。”沈向晚说道。

“嗯,几百年了,都是这个样子。”国师说道。

“将来还是这个样子。”沈向晚又说道。

国师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吧,不过你我都看不到了。”

沈向晚看向国师,嫣然一笑 ,“我最近干的事情国师应该听说了,你觉得我干的怎么样?”

“沈姑娘干的自然好,不然怎么能事事都如你所愿呢。”国师微笑着说道。

“还是国师最了解我?不然我小的时候怎么那么喜欢拽国师的胡子呢?”沈向晚笑着盯着国师的胡子看。

国师吓得两只手捂住自己的胡子,恨不得将胡子从自己的下巴上拽下来,藏在一个沈向晚怎么也发现不了的地方。

沈向晚哈哈大笑。

“世人都批评我,连我的亲人都不理解我,没想到只有国师理解,我终于找到知音了。”沈向晚大为欣慰的拍着手说。

“能成为姑娘的知音是老衲的福分。”国师道。

“那就好,现在我有一件事情,希望国师能帮我。”沈向晚看向国师道。

“什么事情?”国师看着沈向晚,眉心抖了抖。

“我可以拒绝吗?”

“我是觉得呢……”沈向晚挑眉。

“那姑娘还是说吧。”国师说道。

“我就知道国师会帮我。”沈向晚抚掌大笑。

他哪里说要帮她了,他说的是能不能拒绝。

“你看,现在陛下刚刚登基 百姓的心好像还在四散飞舞,没有聚到陛下身上,这样不行啊。”

“陛下是真龙天子,对不对国师……”

老国师经历了四朝,加上顾天虎这一朝,那就是五个朝代。前四朝国师都说登上皇位的是真龙天子,就连当年黄诚登上皇位,老国师都说是真龙再现。顾天虎,他也应该不会换别的词吧。

也不知道黄诚在他这大雄宝殿前婚丧嫁娶,甚至和女人**裸的你来我往,老国师就坐在大雄宝殿,看着这一切,作何感想。

老国师一定是看透了一切,所以黄诚所做的那些荒唐事,在老国师眼中也如过眼云烟一般。

“陛下是真龙天子,自然是要重聚龙气的,可现在龙气聚起来,民心不归,这可不行啊。”

国师两只手交替着捋着自己的雪白胡须,一副沉吟状,片刻之后点了点头,“的确如姑娘所说,陛下现在真龙之气还没有完全集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