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大唐说书人 > 人物番外:剑客李玄(一)

江南湖上,有一位最近盛名一时的剑客,善使剑,名李玄。

玄又称为黑色,江湖人称李黑子。

李黑子很喜欢一个人在夜里,躺在船板上然后漫游星河。

忽然发问:“粟裕,你今日白天说的那句诗是什么来着?就那个什么乘一船啥啥的。”

问的是一个年轻人,坐在船头熬一锅鱼汤,专心致志,正在用刀剁碎蒜末放进去,听见了李黑子的话,回答道了一句:“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然后又低头看着这个炉子的炭火,又轻轻的尝了口鱼汤,咸淡合适。

李黑子听见了连忙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这个诗人一定是个仙人!满载一船星辉,奶奶的!五境都做不到。”

粟裕没跟他争执什么叫想象力,也没争执什么叫意境,然后慢慢的将鱼汤舀进三只碗里,招呼着李玄还有船篷里的吴胖子。

李玄赶紧拿过碗,大快朵颐了起来,还阻止粟裕叫第三个人:“让吴胖子多睡会,这人干活不多,吃的贼多!”

粟裕笑而不语,吹了吹碗里的鱼汤,然后小口抿了一口。虽然没说话,但是也默认了李黑子的话。

吴胖子从船舱里钻出来,然后笑骂:“你们两个没良心的,这莼菜还是我去摘得!”然后拿过第三只碗,细细品尝。

李玄见吴胖子出来了,就不再言语,逐渐提高了喝汤吃肉的速度。但是他低估了吴胖子的速度,虽然提前吃的,但是吴胖子已经喝完了碗里的汤。李玄着急了,连忙发话。

“吴终之,你还是叫无中止吧!这么能喝!”

吴胖子跟他顶嘴,反正肉跟汤都是自己喝了,自己心安足矣!

“李玄,你听我的吧,改名叫李白!!字呢就叫太白,然后号我都跟你想好了,就叫青莲居士!怎么样。”粟裕又开始了忽悠**,想让李玄换个名字。

这个建议粟裕提了很久,但是李玄死活不答应,说这是死去的老爹取的,不能改不能改!

粟裕摇了摇头,可惜了,就李玄这剑术,然后自己再教他几句李太白的诗,那不是妥妥的一个青莲剑仙?

吴终之开口了:“他长这么黑!叫李白可惜了!还是李黑子好,像!”然后用袖口擦了擦嘴,就开始看着江边的美景。

李黑子挺黑的再胖一点,然后蓄点儿胡子,粟裕甚至都叫他李逵了。

李逵是谁?李玄和吴终之都知道,是《水浒传》里的角色,使一双斧头,李玄听说这个,连忙摇头:“哪有用剑潇洒?”

然后抱起自己的破剑,躺在船板上,盯着漫天星河。

然后又很郑重地问着两人:“喂,你们说我这招剑七叫什么名字?”

李玄自创了七招,号称学会三招就可以横走江湖。

剑一,斩首。剑二,破军。剑三,无双。剑四,纵横。剑五,逍遥。剑六,摧城。

今天他自创了第七招,还没想好名字,其实前六招的名字也是粟裕给给改的,因为原来的名字不堪入目。

吴终之连忙推脱:“取名字这种事情应该交给粟裕,毕竟他接受过那个啥?啥教育。”

李玄知道,笑着回答:“九年义务教育!”

吴终之附和:“对,对,对。”狠狠的说了三个对。因为这个事情,粟裕一直嘲笑两人是文盲。

盲吗?其实有点,但是可以不承认啊!

粟裕苦笑着,没有回答两个,而是收拾着锅碗,最后索性扔到了一边!大男子丈夫,竟然还洗锅刷碗!留着明日吧。

然后对着李玄说道:“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你的剑招就叫......”

李玄抢答:“是不是就叫星河?老套路了啊!”

所有的名字都是从那种古诗中找到的,粟裕被李玄揭穿,老脸一红连忙摆手:“不是不是,你猜错了。”

吴终之笑着看着粟裕,想看他怎么原厂。其实粟裕也有点尴尬,最近自己的九年义务教务不好使了,忽悠不过两人了。

“就叫酒醉吧。酒醉之后,连星河都可以被梦压在船里。好名字吧!”

李玄大老粗一个,自然分辨不出来:“你说好就好吧,反正俺只管出剑!”

吴终之也点头,作为三人中排名第二的文化人,自然有发言权:“我觉得也可以,就叫酒醉吧。”

至此李玄的剑七有了名字,叫酒醉。

但是后来李玄再也没有使过酒醉,因为在无人能让他醉酒。

“老黑,你现在也三境巅峰了,该找凝聚法相了!怎么一点也不担心。”粟裕好奇的问着李玄,同样,他也羡慕李玄的天赋。李玄今年三十六,就已经是三境巅峰的修为,放在哪里都是了不得的天赋。

十二年一轮,三轮就是三境,吴终之笑骂,老黑肯定活不长,不然天下境界还不够他突破了呢!

李玄倒是满不在乎:“法相不怕,慢慢来,这得需要机缘啊!”

然后有问着吴终之:“胖子,你怎么不担心?”

吴终之也是三境巅峰的修士,自然也需要凝结法相,但是看起来一点也不慌。自己不慌是因为不在乎,那老吴呢?

“你跟胖子比个屁!他师傅早就给他准备好了,用得着你挂念。”粟裕笑骂李玄。

李玄咧嘴大笑:“对啊,忘了胖子有背景了。”

吴终之羞涩的低下了头,然后悄悄地说着:“也没准,毕竟四镜真不好突破,准备了也不一定。”

吴终之是御兽宗最小的师叔,跟现在的掌门一个辈分,自然是名副其实的宗门二代。

吴终之看着李玄,悄悄地说着:“要不你加入我们门派?你这天赋自然可以!”

李玄蹬着腿踹了一脚吴终之:“滚蛋,你们宗派法相尽是些动物,老子不稀罕。”

诚然,御兽宗的法相都是一些神兽异兽等,毕竟功法限制,才能发挥真正的实力。但是李玄也并不是真正的生气,也知道朋友是为了自己好,但是自己不愿麻烦朋友。

“我的法相!一定要是天上天下最锋利的剑,不出则以,出鞘斩天!”李玄大发阙词,但是其余两人都没有不相信,甚至都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

那一剑,会是怎样的风景?

三人又沉默了下来,只到吴终之开口:“今天宗门又给我传密信了,让我回宗赶紧突破。我又给拦了回去,再晚一月。”

粟裕拍了拍吴终之的肩膀,似乎在相劝:“都第三次了吧?年后拖到了年处了!赶紧回去吧。”

吴终之慌忙抬头,焦急的回答:“但你的病,没几月了。我想陪你。这一月找了江南医仙,我再回去。”

三人又陷入了僵局,只有粟裕自己知道,这个病,在是个世界上,是无法治愈的。虽然足够光怪陆离,但是生物的力量是伟大的。能够苟延残喘几年,然后游山玩水,已经是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了。

李玄悄悄地说着:“要不再找那个郑明祖要几颗回灵丹?我再与他比试一场!”

回灵丹,世间妙药,长春道教一年也出不了几枚,可助人脱胎换骨,有仙丹之称。

年初的时候,三人跑到大隋的京城,跟号称嫡仙人的郑明祖斗上了一场,才侥幸赢了三枚,却也堪堪续命三月。

那一战,要不是李玄临阵突破三境巅峰,只怕是要落败,然后输了自己那柄家传的宝剑。

“算了,三枚估计已经掏空了郑明祖了,别去了。”粟裕斩钉截铁拒绝,然后起身走向舱里。

“今日我睡里面啊!老黑继续在外面,你脚忒臭。”然后就盖上了被子,不理会两人的反应。“明日胖子早点起!用你的御兽秘术再弄几条大鱼!”

御兽秘术来钓鱼,也只有粟裕敢想,甚至敢吩咐。天下的人甚至都不敢想象,这人究竟有多疯狂?

但是对他来说似乎是理所应当,不用来钓鱼干什么?浪费吗?

吴胖子在外面点头,似乎也是感觉理所应当,然后里面就传来了轻微的打鼾声。

李玄跟吴终之在船板上对视,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失落。

南疆传说中的巫医,雪山之巅的神庙,长春道教的回灵丹,医神谷的高人,大隋皇宫里的御医,都没得治。

这癌症就这么厉害?

李玄也不再多想,思考的事情本来就不是他擅长的,他只管出剑啊!于是闭上了眼睛,缓缓入睡。

吴终之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了一个小丹药,然后捏碎扔在了乌篷船边的鱼篓里。明天早上就会有大个头的鱼自觉地钻在里面了。

这是御兽宗自制的丹药,对兽类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往往,这是用来吸引异兽然后捕捉的。却被吴终之用来捕鱼,好不奢侈。吴终之坐在船上没有睡。

密信里还有一段话没有说:李唐叛变,天下肆虐,让吴终之早点回宗门,免得殃及池鱼。

快要烧到南方了吗?李唐叛乱的事吴终之早就知道了,甚至还知道最后会成功。这些都是粟裕告诉他的,几人谁也没说。

吴终之叹了口气,不知为何。然后进入船舱,轻手轻脚的躺在里面,缓缓入睡。

月光洒在这太湖的水面上,星光点点又点滴在湖面。

一只乌篷船缓缓地飘在水面上,周围是轻轻的蛙叫还有风声。

小船很神奇,没有人摇桨但是还在移动,若是从天上往下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下面推动着。

一只硕大的头渐渐的浮出水面,眼睛跟成人的拳头般大小,仔细一看,是一条蛟蛇,头生起两个奇怪的疙瘩,怕是要化成蛟龙了。

蛇头又缓缓地浮下去了,慢慢的拖动着这艘半大的船再湖上泛游。

仙人乘船龙掌舵,梦醒才知身是客。

当浮一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