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卧槽,在宋观棋眼里如漆似胶的二人连忙推开对方,以免尴尬。

年轻女子瞪了宋观棋一眼,便明白了,此事绝对与宋观棋相关,于是咬牙切齿的看着宋观棋和痴痴的站在旁边的刘羽一眼。

好像在说:“你俩给本小姐等着,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绝望的感受!”

虽说脸上表情凶神恶煞,但却依旧清纯可爱,美丽动人,塞若天仙,俏美的脸庞上有几分狰狞。

随后就急匆匆的转身上楼,准备换一身衣服再回来。

只留下刘羽二人傻傻的站在原地。

“这可如何是好啊?血冥冕下,按我姐的性格,绝对留不得你了。回去怎么向父亲交代?”宋观棋此时也顾不得拉关系了,先搞定自家老姐这边就好办了。

宋观棋心中有些毛脚,心急如焚,背着手,不停的在大厅之中来回渡步。

刘羽沉吟不语,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想到之时,缓缓开口道:“内个,叫我姐夫就行,本尊自有妙招,脱身于无形之中。”

“啥,啥?喊,喊姐夫?这不太好吧?”口中这样说着,但却有些惊喜,惊喜之中又透露出几分担忧。

“还是别了把,我老姐脾气怪怪的,喜怒无常,要是惹到您了,可实在是……”之前喊刘羽姐夫也只是为了拉近关系,但现在的这个转变实在是有些没想到。

“怎么?对于本尊的实力感到怀疑?”刘羽一皱眉,语气略微怪异的说道。

“不,不是这样,冕下请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我现在是你姐夫,有什么好解释的?”不等宋观棋答话,刘羽连忙抢道。

毕竟,有这种老婆岂不乐哉?

没想到虽然宋常天给的酬金少,但福利却恰到好处。

他喵的,要什么酬金啊?这个美女小爷我要定了!

刘羽早已将自己在飞机上说的话抛之脑后,心里不断的yy着,意气轩昂,得意洋洋的想着。

此时,那名年轻女子——也就是宋观棋的老姐宋莹秋缓缓走下楼来,二话不说,背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下,示意宋观棋过去。

宋观棋见状,没有丝毫犹豫,连忙跟个跟屁虫似的小跑到了宋莹秋的的身后,站着,一脸卑微,低着头跟宋颖秋解释了半天,求她让刘羽住在这里。

由此可见,宋莹秋的气场之大,可见一斑。

“嘿嘿,调教一番定能成为小爷我的女人!”

刘羽最近可能是由于被天降金手指砸的脑子有点晕,进浆糊了,所以整天犯中二病。

刘羽一抬头,此时的宋莹秋已经换上了一套居家休闲服,高高盘起的秀发自然的搭在香肩上,精致深邃的五官在柔和光晕的衬托下,令刘羽一时间看的痴迷。

宋莹秋一看这登徒子居然盯着自己的身体看,而且仿佛能看穿一切一般,尤其是眼神,居然猥琐的看自己的腿!

她忍不住感觉脸上泛起一阵潮红,心中又羞又恼,站起身大声怒斥道:

“看什么看?!你个登徒子,别让我在看到你!滚出去!不用你来保护我,本小姐不用你!”

说实话,宋莹秋此时的这话明显是气话,放到平常,只要刘羽刚才没看到自己的酮体,她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的。

“咳咳,这位姑娘,气大伤身,容易导致月事不调,所以还望姑娘能够心态平和。”

刘羽无奈的说道,放到平常,遇到这种事多的女生,他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了。

但,对自己“老婆”,还是要有点耐心的,所以宽容宽容。刘羽相信,以自己的魅力,绝对能把这小妞迷的神魂颠倒。

但宋莹秋可不乐意了,蓦然之间,瞬间跳了起来,有些急眼的说着就要使用撩阴腿了,“你才月事不调,你全家都月事不调,啊……本小姐要杀了你!!!”

“我说的是事实,为了你好。要注意身体啊!”刘羽无奈道。

宋莹秋气的柳眉倒竖,空气刘海都开始沸腾起来,“你个大流氓,不仅亵渎本小姐,竟然还骂我月事不调,今天我宋莹秋就要替天行道,诛杀这个登徒子!!!”

“轰~”

忽然之间,宋莹秋一记撩阴腿横扫了过来,目标明确,身上强大的气场瞬间将欲要阻拦的宋观棋震倒,一屁股坐在地毯上。

“内力暗发,暗劲武者。”刘羽碎碎念到,随后不慌不忙的拿起一把椅子挡住。

噼里啪啦~

虽说远没有刘羽强,但也是刹那间便将木头椅子踢的散架,木屑飞溅。身后不远处的宋观棋身畔的地板上插进几块锋利木片,吓的他连忙后退几步,心想自家老姐什么时候也是武者了?

宋莹秋见一次不成,心中大怒,呼吸急促,胸口正跌宕起伏着,胸前的两团玉兔看上去妙不可言。

“嗖~”

女孩脚尖点在茶几上,茶几纹丝不动,随后女孩高高跳起,在空中一个旋身,笔直纤细的腿凌空一抽,脚背奔着刘羽的面门而来。

刘羽不禁眉头一皱,调动全是灵力向着手掌之中汇去,脸上不禁露出一副嬉笑之色。

啪!

一道肉碰撞到肉的声音沉闷的响起,不远处的宋观棋不禁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宋莹秋忽然脸红,因为此时刘羽正抓着她那盈盈可握的小脚,并将宋莹秋整个人横着提在手中。

刚才穿的拖鞋在起身时便已掉落,所以是光着脚丫。

这要是让外面的那些宋家小姐追求者看到这一幕,恐怕得气的破口大骂,直男刘羽居然抢先他们一步将梦中女神的小脚握在手里,更气的估计会七窍生烟而死!

“放开,臭流氓!”女孩气的胸口剧烈颤抖,声音有些发抖。

“奥~好~”刘羽点点头,一张手,松开手来。

“啊……”

这一松手,宋莹秋瞬间失去了平衡,看样子就要跌倒在地了一般。

刘羽见状,连忙上前。抱住女孩在怀中,然后旋转着转了几圈,像是在跳浪漫的华尔兹舞一般。

这一刻,宋莹秋脑海里一片空白,泛起潮红的脸庞有几分震惊。

“我~我居然被一个人来了个公主抱???而且摸我的还是一个登徒子!!!”

随后

女孩越想越气,随后拍出一掌。

刘羽虽说实力非常,预判到了这一步。但此时若是松开手,女孩必定会摔倒在地,于是便用看起来并不强壮的胸脯顶住了这一掌。

女孩顺势安全落地,而刘羽则是连续倒退七八步,单膝跪地,卸去了力道。

因为没有用灵气护身,**防御在刚才也主动下降了九成左右,否则受伤的绝不会是刘羽。

宋莹秋碰到刘羽身上的时候就会被灵气护盾弹飞,更别说碰到身上了,即便如此,碰上也只是徒劳无功,手应该会血肿。

“砰~”

“咳咳……”

虽说宋莹秋身上的力道对于他并没有伤害,里面蕴含的真气也没啥大碍。但一股真气絮乱的撞击自己的奇经八脉,让刘羽感觉略有不适。

随即,刘羽立即化掌为剑指,在自己的天池穴和中府穴上连续点了两下,选择以此来释放真气。

“卟……”

忽然之间,一声屁响,让周围的气氛更加尴尬与压抑了。

远处的宋观棋瞪大了眼睛,脸上一副不敢置信。

近处的宋莹秋则是皱了皱眉,捂着樱桃小嘴连忙后退几步,以防毒气。

“咳咳,不臭的,真的不臭,这些都是宋小姐的真气,不用在意这些细节。”刘羽也是意识到了尴尬,急忙解释道。

“什么?!你的意思就是说本小姐的真气就是屁咯?”宋莹秋停下脚步,掐着妖娆的蛇形腰,嘟着嘴,生气的说。

“NoNoNo,姑娘莫生气,我的意思是说姑娘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暗劲,在下佩服。”刘羽担心闹掰,于是再次解释说。

“唔……这还差不多。本小姐暗劲的实力可不是吃素的。”宋莹秋听到刘羽的赞扬之词,有些得意洋洋说道。

“嗯?等一下,你如何知道我乃暗劲武者的?”蓦然,宋莹秋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大惊曰。

“老姐,我都给你说了,姐夫……血冥冕下乃是父亲安插过来的保镖,专门负责你的安全,实力更是达到了武道宗师之境,距离‘陆地神仙’仅隔一步之遥。”

此时,宋观棋也是缓过神来,走过来对着宋莹秋再次解释道,语气略显无奈。

“嘶——,真的吗?”宋莹秋早已把之前的过节抛之脑后,一脸震惊的看向刘羽,张开的O形的小嘴要不是过小,恐怕能放进去一个鸡蛋。

转头,再次回眸,看到了一脸笑意的刘羽而已。

刘羽俊俏的脸庞上笑容温煦阳光,宋莹秋不禁看痴了。

但随即脸上一红,有些羞恼心想着:

“宋莹秋啊宋莹秋,这种登徒子刚才如此对你,可不能因为一点外在因素而改变恨意啊!”

刘羽看到未来“老婆”脸红了,心中一阵得意。

随后说道:“不错,小生不才,学艺不精,只是在武道上略有研究,我也不过是武道宗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