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乔悾岚云淡风轻的神色,一下变了,他抬起头,皱眉看着乔振宇:“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很多东西。”

乔振宇轻轻摇头:“乔家不少先祖的精血,被你收集起来,因为他们的血脉精纯,所以在给我泡澡的时候,你取了一部分,给我放进了药材之中……可是乔嗟,你可知道,乔家的精血有什么用?乔家的精血,夺天地造化,传闻是万古战神的后裔!我刚才修炼成了功法,已经将幼年时候,隐藏在我体内,乔家先辈的精血完全融合了!而且他们的一些记忆和情绪,也被我所吸纳,我现在终于知道你的身份了……”

“什么意思?”乔悾岚皱眉。

“乔家的历史上,根本就没有乔嗟这个人物!你,不过就是乔家先祖乔万年的一条狗!邪犬惊梦!我没说错吧?”

众人一惊,这,这又是什么意思?

乔万年大家都知道,那是乔家第一任家主,开创了乔家的辉煌,成为了一代人皇。

乔振宇冷喝道:“多年来,你伪造身份,蹲守在乔家之中,就是想要研究我们乔家的功法,想为自己所用!可是你心里清楚,自己就是一条狗而已!狗和人,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所以你挑选了乔家的死士,让他们学习狗走路说话,并且还要模拟狗的经脉血液,来修炼《修罗经》!就是因为你怕自己修炼出了岔子!可是狗和人终究不同,你最终也没修炼到多高,就不敢继续冒风险了,我说的每次做吧?”

“你还知道什么?”

乔悾岚问道:“有什么知道的,就全都说出来吧,让我听听。”

“我还知道,你收集负面情绪,是因为人处于负面情绪的时候,情绪波动最厉害,血液流淌也最快!所以你想收集乔家每任家主的精血,研究改造,最终自己吞服下去,起到‘代替’的作用!这样一来,你就算是真正的乔家人了!没错吧?”乔振宇冷笑,“只可惜,狗终究是狗,虽然有了人的思想和思维,但还是一个没有情感,本质上和人类不同的畜生!畜生也妄图窥视天道,真是可笑至极!你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取名乔嗟,怎么不叫乔吠啊?”

“说够了没有!?”

乔悾岚的脸色难看,他的掌心内,一道道电流闪烁,汇聚成一团蓝紫色的电芒。

“没有说够呢。”

乔振宇笑眯眯的道:“都活了几千年了,怎么还这么容易动怒?到底是畜生,真是没有一点点人类的城府呢。”

“给我死!”

乔悾岚怒吼一声,冲着乔振宇一甩,那团电芒顿时飞掠向了乔振宇。

乔振宇随意的一挥手,电芒刚刚飞掠而来,就被他一巴掌给拍飞了。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电芒落入了桃源岛外的海域上,顿时海面传来巨大的爆炸,海水连天波涛汹涌,就连固若金汤的桃源岛,都能感受到地下的震颤。

“还有什么手段,就全都使出来吧。”乔振宇轻笑,“这种小把戏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你!”

乔悾岚暴喝一声:“找死!”

随后,他的身体化作了一枚炮弹,直冲向了乔振宇。

“骨子里的凶残,还是改变不了啊,畜生就是畜生!”乔振宇冷笑,“来的好!邪犬惊梦,你一心想着飞升天界,成为哮天犬之后的第二条天狗!可是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凭你也配!”

乔悾岚愤怒至极,狂暴的一掌接着一掌,打向乔振宇,却被他轻轻松松给遮挡了下来。

“汪!”

乔悾岚仰天长啸,下一刻,身体表面的肌肤就已经肿胀起来,身上的衣服也被彻底撑破,整个面部开始变形,血红色的长毛瞬间长了出来。

不过片刻间,他就变成了一条浑身血红,双目冒着幽绿色光泽的巨犬!

他的红毛上还有道道光泽,仿佛是燃烧着火焰一般。

“怪,怪物!”

桃源岛上的众人全都吓尿了,连忙屁滚尿流的躲向后方。

地狱邪犬,惊梦!

乔振宇平静的看着对方变成了巨犬,淡淡道:“终于肯变身了么?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次以本体示人吧?真是难为你了,本来就是条狗,还要装成人的样子!”

“少废话!汪……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空中的巨犬流着涎水,凶神恶煞的盯着乔振宇。

乔振宇轻笑道:“你就没有想过,为何我会知道你的名字吗?惊梦?”

这话一出口,空中的巨犬顿时愣住了。

乔振宇说的没错,他是如何知道自己名字的!?

要知道,惊梦是上古时期的物种,在后来,他一直都是化身为乔嗟的!

“惊梦”这个名字,甚至都没有任何的记载。

可是,乔振宇怎么知道!?

乔振宇仿佛看出了惊梦眼中的诧异,轻笑道:“那是因为……你是我的坐骑啊,狗儿,还不快快伏地求饶!”

他的声音,在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犹如洪钟,震荡的空气都微微颤动。

惊梦身子一抖,他看到了乔振宇的身后泛起了七彩光波,似乎想起了什么,整条狗都吓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呜呜咽咽的求饶:“上神饶命,上神饶命!我,我再也不敢了!”

“你威胁乔家数千年,岂是一句饶命可以代替的?为了收集负面情绪,你不惜伤害别人的感情,还操纵别人杀人!惊梦,你罪当死!”

乔振宇怒喝一声,他的身体宛如流光,忽然之间光芒大作,七彩神光充斥整个天空,他整个人也消失在了空中。

而惊梦则是拼命的挣扎了起来,但是不管它如何挣扎,身上仿佛都被彻底压死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下一刻,在他疯狂的咆哮声中,乔振宇和七彩神光融合为一,直接从惊梦的身上贯穿而过。

洞穿惊梦后,光芒瞬间消散,而疯狂挣扎的惊梦,胸口出现了一个大洞,洞口边缘还在燃烧着纯色火焰,眨眼间,火焰就将惊梦完全吞噬,很快,它就被烧成了一缕青烟,在空气中蒸腾消散了。

“死,死了?”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二长老惊疑不定的看着空气中的青烟,随后猛然开口道:“三少爷……不,家主呢!快找家主大人!”

“是,是!”

众人纷纷点头,连忙四散开来,在周边寻找乔振宇。

……

桃源岛不远处,一座孤零零的小岛上。

乔振宇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让人震惊的是,在乔振宇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年轻男子,赫然就是乔振寰!

附近搜寻的护卫队成员发现了他,连忙召唤其他队员,悄然登上小岛,将乔振寰和乔振宇围了起来。

不过,乔振寰没有丝毫解释,任由大家将自己捆缚起来,带走了。

而乔振宇被众人抬起,送回了小四合院内。

“振宇,你,你这又是何苦呢?”

迷迷糊糊中,乔振宇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道叹息声。

他吃力的睁开眼,发现父亲一脸悲痛的坐在床边,轻轻张了张嘴:“爸……”

“振宇!你醒了!?”

乔亚东瞬间回过神来,连忙凑上前,关切的问道:“振宇,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我,我好多了……只是,我的经脉,好像,好像全都断了……”

乔振宇感受了一下身体脉络,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涌上心头,疼的他龇牙咧嘴。

同时,也让他的头脑恢复的更加清醒了一些。

“爸,我,我睡了多久了?”乔振宇抬头,看到窗外天色明亮,虚弱的问道。

“已经两天了。”

乔亚东摇头,望着他道:“你是如何知道,乔嗟就是传说中的惊梦?”

“修罗经里面有记载。”

乔振宇笑了起来,不过胸口还有些疼痛,连忙收敛了笑容,道:“我在太祖爷爷的日记里,找到了对惊梦的描述,还有,历代的乔家家主日志里,都写过关于惊梦的事情,而我恰好看过一些乔家的传记,里面也写过,惊梦是一条会修炼的狗,它跟随乔家家主,有过赫赫战功!只是后来,乔家先祖身死陨落,尸首遗弃,那条狗也消失不见了,所以我就在想,他是不是化身为乔嗟,然后偷偷吸取乔家的血脉,想要壮大自己,然后吞噬掉乔家先祖的肉身,想要踏入修真道?”

“然后呢?”乔亚东诧异的问道。

他没有修炼过高级别的《修罗经》,自然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故事。

“我曾经在桃源岛的后山山巅,找到了一具遗骸。”

乔振宇轻笑道:“虽然我不知道那具遗骸有什么用,但是我发现,那具遗骸特别坚固,根本摧毁不动!”

说到这里,乔振宇顿了顿,开口问道:“我大哥呢?”

“乔振寰?”

乔亚东皱着眉头,咬牙道:“那个家伙被乔嗟扔在了附近一座小岛上,你正好掉落在那里,多亏他手无缚鸡之力,不然的话,恐怕你的性命……哼,我现在已经让人将他关押在了水狱之中,永世不得离开!”

“父亲不可!”

乔振宇连忙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们俩一起联合做出的局啊……您怎么能这么做呢?”

“啊?”

乔亚东愣住了。

“那具遗骸,我们根本就破坏不了,最后,我和我大哥商议,将遗骸悄悄藏起来,他那时候没人看管,我这边的话,因为您是家主,我也肯定会受别人瞩目,所以遗骸就被大哥收起来了,直至前段时间,大哥又拿出遗骸,那具遗骸化作了流光,进入大哥的体内!同时,也让他彻底恢复了神智!”

乔振宇解释道:“这些年来,大哥一直都被大长老灌输理念,被他洗脑了,那具遗骸,是乔家先祖的身躯!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和大哥判断,乔嗟就是惊梦,是他偷走了乔家先祖的骸骨,想要修炼吞噬,彻底变为人形的!直至前两天,您和乔嗟大战的时候,他闻到了大哥身上的先祖味道,才将大哥给抓走了……后来乔嗟舍不得我的肉身精血,他又潜伏了回来,是大哥联系了我,就在那座小岛上,连夜将他从骸骨内吸取到的一切力量和精华,全都传功给了我,将我的体质彻底更改!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吸取您珍藏的那些东西,然后一口气将修罗经修炼至最高境界,最终吐出所有精血和最后的一截先祖骸骨,模拟出了先祖气息,施展了修罗天神,才将惊梦斩杀……”

乔亚东听的心惊肉跳,虽然乔振宇表述的很平常,但是他却能感受到,其中的凶险!

“那,那你怎么没有将这些告诉我?”

“爸,我那时候不敢乱说,毕竟隔墙有耳啊。”

乔振宇笑道:“而且,这是最终的底牌,只能打乔嗟一个出其不意,要是被他知道了,那就没有用了,还好,我们成功了……”

“是啊,成功了!”乔亚东搂住了儿子,“你以后还能修炼吗?”

“应该是不行了……”

乔振宇摇了摇头,不过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连忙道:“对了父亲,赶紧把大哥放出来!他那一夜将所有的精血力量全都传给了我,身体虚弱至极!要是在水狱之中,怕是……”

“好,好!我现在就让人把他放出来!”乔亚东连忙道。

他起身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吩咐几声。

没过多久,两个年轻人就带着乔振寰走了进来。

“大哥,快坐!”

看到乔振寰虚弱无力的样子,乔振宇连忙道。

乔振寰被搀扶着坐在了床边,他看了一眼乔振宇的样儿,顿时笑了起来:“你自己比我还惨啊……咳咳咳咳!”

“行了,咱们俩都是半斤八两……”

乔振宇笑了笑,问道:“你现在身子还好吗?”

“还行吧,就那样子,传功的时候,因为骸骨都在我的丹田堆积,经脉承受不住那么强大的力量,所以全都断了……大概,以后也不能修行了。”乔振寰笑着说道,他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因为不能修炼功法而感到苦恼的神色。

“振宇,咱们的计划真的成功了!”

乔振寰忍不住眉飞色舞道:“没想到,之前乔家那么多先祖都没有做成的事情,被咱们完成了!压在乔家身上的一块大山,也终于被挪掉了!”

“是啊……”

乔振宇也是跟着点头,不过紧接着他胸口一痛,也是痛苦的咳嗽了几声。

“你怎么样了?”乔振寰连忙问道。

“跟你一样,经脉断绝。”乔振宇摇头笑道,“没事儿,养几天就好了。”

“你的经脉也断了!?这,这……也是,最后一击威力那么强大,我在那座小岛上都感受到了强烈的波动,可是,你,你的经脉却……”乔振寰摇头,“就该我学会修罗经,我来和他打的……”

“你和他打?你连我爹的四合院都进不来!修罗经能教给你?”乔振宇嗤笑,“得了吧你!”

“切,我爹要是家主,我肯定能进来!”乔振寰不服气道。

“那个……振寰,以前的事儿……”乔亚东有些内疚的开口。

“以前的事儿就过去了,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们总得向前看,不是吗?”

乔振寰转过头,冲着乔亚东笑道:“二叔,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本意,所以您也不必再纠结那件事了……”

“谢谢!”乔亚东一脸感激。

为了当年的那件事,乔亚东自责了多年,寝食难安。

可是没想到,乔振寰居然原谅了自己!

“仇恨的种子,一直都被大长老时刻提醒激发,他一直都在明着暗着暗示我,给我洗脑,之前我也有许多冒犯您的地方,还请您不要责怪我。”乔振寰耸了耸肩,“多亏了先祖的骸骨,让我耳清目明,瞬间大脑清醒了过来,明白了许多事情,我思来想去,就联系了振宇,我们兄弟俩一起商量着演了这出戏……”

“惊梦的事情,也是大哥告诉我的!尤其是惊梦和乔嗟的联系,也是大哥的推测!”乔振宇点头应道。

“不,应该说是先祖留下来的讯息。”

乔振寰摇头:“那是我吞服先祖骸骨后,得到的许多讯息,其中有不少是关于恶犬惊梦的,而且还有一些惊梦的生活规律,都和太上长老完全一致,所以我才有所怀疑……尤其是先祖的遗骸,家族传承的记录来看,早就已经遗失丢弃,可是我们居然在后山上,也就是太上长老的居住之所发现了它!这是更加引起我们怀疑的地方!”

“我不是什么圣人,我以前也有过怨恨,有过羞恼,有过许多的幼稚行为,但是二叔,请您相信我,我现在已经不是那种人了。”乔振寰说完这一切后,笑着看向了乔亚东,“我相信一句话,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我也不想当什么家主,家主就让三弟来吧,我可以当个长老,辅助三弟,将乔家发扬光大!我们乔家这次损失惨重,需要赶紧重振旗鼓,威慑那些国家和其他家族!不然的话,会让米国这类国家,还有一些不服我们的家族,暗中捣乱!对于这种人,必须得严厉惩击,杀鸡儆猴!”

“你说的对!”

乔振宇笑着点头:“不过有一句你说错了……家主的位置,还是你来吧,你先别推辞,我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我这个人懒散惯了,根本就不喜欢被家主这个位置束缚起来,而且你比我更适合管理家族!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我希望过几天,我去找到她,和她一起共度余生,经过这一次的事情,我更希望我能过上平稳安详的生活……当然了,家族内要是有事的话,也能随时找我!”

“靠,找你干嘛,你这个废人,连经脉都断了,还有个毛用!”乔振寰呸了一声。

“你居然敢说我是废人!告诉你,我现在还是家主呢,信不信我一句话再把你扔回水狱里?”乔振宇瞪了乔振寰一眼。

“切,你敢吗?”乔振寰撇嘴,“这次斩杀乔嗟,有我的一半……不不不,有我一大半功劳呢!要不是我,咱们家族早就完了!”

“那也得有我的份!要不是我最后一击,燃烧丹田模拟出最强的修罗天神,惊梦能被我斩杀吗?”乔振宇也不甘示弱的道。

不过,他在说完这句话后,和乔振寰同时抬头对望一眼,随后两人笑了起来:“兄弟,谢谢!”

乔亚东看着这一幕,嘴角满是笑容,眼眶有些湿润了。

二十多年前,他和大哥,也是一样如此亲密无间啊。

只可惜……

不过现在,一切又都好起来了!

未来的乔家,又是雄霸天下的家族!

……

十天后。

整个乔家已经飞速运转了起来。

之前参与过乔家内斗的那些国家,全都得到了警告,尤其是倭国和米国这两个国家,竟然敢直接派出特种部队,参与乔家的内斗,他们所在的政党,已经被乔家暗中全灭,整个世界大为震惊。

不过,新闻只是一时的,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

在这两只党派被灭的第二天,这两个国家同时又出现了两个新的政党,他们宣布参与国家竞选,在乔家的暗中支持下,这两个国家元首也被更换,新上台的领导人,是完全听命于乔家的棋子。

这也让世界上各个国家和家族,全都暗暗震惊。

倭国和米国已经十分强大了,但是在乔家的面前,却根本抬不起头来!

被人家说灭就灭,说换就换!

由此可见,乔家到底有多么深厚的底蕴!

同时,其他国家也收到了消息,乔家的家主正式异位!

乔家长子乔振寰,正式接任乔家的家主之位,而原来的家主乔亚东,则是成为了新的太上长老,辅佐乔振寰,并且掌管着整个长老团。

而乔亚东的儿子乔振宇,有人说他已经和惊梦战斗后死了。

还有人说,乔振宇完全变成了废人,待在家里养老。

还有的人说,乔振宇是不屑家主的位置,他亲手斩杀了之前的太上长老乔嗟,已经寻求到了更高层次的力量,追寻天道去了。

说什么的都有,但是这些,全都只是谣传,谁也不知道真假。

苏妍已经恢复了正常的上学,她回到了原来的班级,只是原本乔振宇的那个座位,现在空空如也,让她的心里也空荡荡的。

又一次习惯性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个座位,苏妍叹了口气,坐到了那个位置旁边。

虽然乔振宇不在了,但是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个位置。

其他同学们全都明白,这是乔振宇的位置,谁也不敢过来坐,默契的空了出来。

这个时候,一个人影走进了班级,冲着坐在外面的苏妍道:“同学,我可以坐里面吗?”

苏妍正在看书,头也不抬的道:“不好意思,里面有人了。”

“我看里面一直空着啊,而且这马上就要上课了……”

“我已经说过,里面有人了!”

苏妍有些气恼:“这是属于我……”

她的话没有说完,整个人就已经彻底愣在了原地。

在她的身边,正站着一个瘦高的年轻男子,不是乔振宇还能是谁?

这,这不是做梦吧?

她轻轻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乔振宇。

“里面那是谁的位置?属于你的谁?”乔振宇凑到苏妍的耳边,笑嘻嘻的道。

“你,你谁啊,我里面有人了!”

苏妍飞快的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扭过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是吗?既然如此,那我就走咯!”

乔振宇耸了耸肩,转身向外走去。

“你,你敢!”

苏妍气急,转头看向乔振宇,发现他真的已经走出了教室,顿时恼怒的追了出去:“乔振宇!你这个混蛋,你给我……”

她刚出教室,迎面就看到一束大大的鲜花,整个楼道里站着不少人,连校长和老师也都站在走廊里,一脸微笑的拿着鲜花,看着苏妍。

整个走廊已经摆满了花朵,花香四溢。

“苏妍,以前的事情对不起,我回来了……你能嫁给我吗?”

乔振宇单膝跪地,手里拿着一枚钻戒,诚恳的道:“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经历了许多……猜疑,成全,嫉妒,分手,生死……经历的事情越多,我对你的感情,则是更深一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个照顾你一生的机会,好吗?”

“我……”

苏妍的眼眶一下红了,捂着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周围的呼声,从小到大,直至所有人全都跟着节奏喊了起来,苏妍甚至看到,连校长和年级主任,手里拿着鲜花拍着手,一起跟着大喊。

“我,我答应!”

苏妍眼泪瞬间涌了出来,用力点头。

“太好了!”

乔振宇满脸喜色,飞快的将手中的戒指,戴在了苏妍的无名指上,低头小声道:“从今以后,你就是乔太太了,以后可不许再跑了啊……”

“讨厌!你说什么呢你!谁,谁是乔太太了!”苏妍面红耳赤,掐了一把乔振宇的腰。

乔振宇龇牙咧嘴,大声喊了起来:“哎呀,谋杀亲夫啦!”

一边喊着,一边向外狂奔。

“你,你别说啦!”

苏妍羞红了脸,连忙向着乔振宇追了过去。

欢声笑语,洒遍了整个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