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惊鸿和灿羽两个人一起回到人群中。

灿羽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然后才凑到顾惊鸿的身边,开口说:“你看吧,我就说没有人会发现我们的。”

听到灿羽这么说,顾惊鸿忍不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觉得灿羽被人保护的太好,根本就意识不到危险。

就在这个时候,静文县主走过来。看着顾惊鸿说:“惊鸿,我刚刚还在找你,本来还以为你没来,没想到这就看到你了。”

顾惊鸿微微挑眉,会在这里看到静文县主,倒也算是意外之喜。相对灿羽来说,她还是更喜欢静文县主。对方虽然善良,但是明白审时度势,知道应该做什么,绝对不会只是从心而为。在相处起来的时候,也就会放松很多。

“静文,我刚刚陪着灿羽公主一起去其他地方看看。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真是太好了。”顾惊鸿看着静文县主,开口说。

听到顾惊鸿这么说,静文县主这才转头看着顾惊鸿身边的人。微微颔首,打招呼:“灿羽公主。”在外人面前,静文县主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贤良淑女,挑不出来一点毛病。

灿羽也是第一次看到静文县主,眼睛里都是好奇。刚刚在听到顾惊鸿和对方打招呼的时候,就知道她们两个的关系一定很好。所以在听到她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连忙摆手说:“你不用这么客气,直接叫我灿羽就可以了。”

三个人一见如故,很快就玩到一起。随后,静文看着两个人说:“等到一会晚宴结束之后,还会有烟花。”

在听到静文这么说之后,灿羽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来这里这么长时间,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呢。”

“是啊,据说很漂亮,我也很久没有看到过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看起来都十分期待。反倒是顾惊鸿,对于这些事情倒是没有什么兴趣。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惊呼。大家都被吸引,走过去。

“这是怎么了?”皇后微微皱眉,很不喜欢有人在这样的场合中大呼小叫。

那个发出声音的贵女看起来也有些窘迫,但还是行了一个礼,看着皇后说:“娘娘,臣女是发现这盆名贵的盆栽被破坏,一时之间有些惊讶,这才失态。”

那个妃子这个时候也已经回来了,在看到那个盆栽的时候,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一个片段。随后,脸色惨白。

果然,皇后在听到这话之后立刻上前查看,果然发现了上面的损坏痕迹。这盆盆栽一直都是皇后很喜欢的,皇上也曾经夸奖过,所以她一直都很珍惜。只是没想到,竟然今天被人给弄坏了。

“这是谁弄的!”皇后看着大家,不怒自威。

妃子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立刻就上前一步,开口说:“启禀皇后娘娘,臣妾看到,刚刚顾小姐就在这个盆栽附近。才刚刚离开不久,就被人发现损坏。现在看来,一定就是她。”

在听到这话之后,其他人都看着顾惊鸿。

顾惊鸿微微皱眉,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会和自己扯上关系。但是上面的东西本来就不是自己弄的,所以她也不算慌乱。只是抬起头看着皇后,开口说:“娘娘,这上面的痕迹根本就不是臣女弄的。”

灿羽也在这个时候回过神来,上前一步看着皇后,开口说:“就是,娘娘。我刚刚一直和惊鸿在一起,她根本就没有碰过这个盆栽。”

那个妃子咬了咬牙,没想到这个时候灿羽会站出来。但是她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于是冷哼一声,开口说:“你刚刚根本就不在,说不定就是在什么地方和男人幽会。”

灿羽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反应过来之后才说:“你胡说八道,本公主没有。”

顾惊鸿看着两个人,微微皱眉。现在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不尽快解决的话,谁也不能保证皇后会不会看出来什么。

想到这里,顾惊鸿把灿羽拉到自己的身后,然后才抬起头看着妃子说:“娘娘实在是说笑了,我和公主一直都在一起,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男人。更何况,这里可是皇后娘娘举办的赏花宴,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进来。”

本来大家都有所怀疑,但是在听到顾惊鸿这么说的时候,也忍不住跟着点了点头。

妃子有些着急,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才开口说:“你休要血口喷人,本宫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然而,这一次顾惊鸿根本就不理会妃子。上前一步查看了一眼盆栽上的痕迹,在看到上面的指甲痕迹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丝了然。她就知道,这个妃子这么着急的指认自己,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果然,这个盆栽上面还有指甲的痕迹。

想到这里,顾惊鸿抬起头看着皇后,开口说:“娘娘,刚刚臣女已经查看过了。这个盆栽的上面是指甲的痕迹,但是臣女习武,从来都没有留指甲的习惯。所以说,这个盆栽根本就不是臣女弄坏的。”

在听到顾惊鸿这么说之后,那个妃子愣了一下,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顾惊鸿在心里冷笑,行礼,然后才开口说:“刚才这位娘娘极力指证臣女,恐怕心中有鬼。不如,娘娘查看一下她的指甲,就知道这件事是不是和她有关系了。”

在听到顾惊鸿这么说的时候,那个妃子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看着两个人的表现,皇后怎么可能还不明白。在让人查验之后,十分生气的责怪了对方,并让她回去闭门思过。

这一场闹剧总算是结束,皇后将自己手中的盆栽放下。朝着顾惊鸿走过来,微微一笑,然后才开口说:“惊鸿,刚刚的事情你不要介意。是本宫治宫不严,委屈你了。”

顾惊鸿微微一笑,然后才开口说:“臣女惶恐,引起这样乱子,臣女心有不安,还望娘娘不要怪罪。”

顾惊鸿礼数周全,皇后的心中更加遗憾。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

赏花宴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