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世界树玫瑰 > 第三十一节

数日后,芜生终于恢复成差不多模样,由着刚开始连些许魔力都无法凝聚转瞬即逝的消散,再到得以再次用手部唤醒漆黑方盒中大大小小的术式前奏,以及现在终于能够迈下眠床,完好如初的身体。

只是......如若这时自身再度像先前那般驱动魔力唤醒术式,向着某处释放术式与光时却无法在做到先前那般强大效果,反而更像是魔力枯竭后甩出的无力挣扎,这般触觉更像是让她完全遗忘在漆黑的无光之海所自学进修的种种力量,让芜生对自身熟悉的拇指姑娘与黄金南瓜马车感到陌生。

前几日由着苍交付予自身第卢·卡德的回信自身也并未来得及查阅,因为其总是被梅托斯特在亲自帮她收拾房间时放至旁侧的床头柜上,随后开始同她聊天南地北:聊始眠之森辉光散尽的世界树残枝延伸纵横深谷上下,聊梧町野海与浪川行船风涌云集显得天地翻转,聊白城市三圣器自古流传皇女与王的颂歌,聊艾米苏德人文长渡汇集灌入后世纪上下几十数百年风采......仿佛像似先前仍有所忍耐如今经由芜生这般再度昏迷而释放出来;她自然也没有感觉有何违和与厌恶事情,只要梅托斯特不再莫名其妙地厚脸皮耍起流氓亦或趁着自身病弱强制喂食自身,与拥有宽广学识的前始眠之森学者进行交谈自然不会谈何难受。

而如今若要细细整理她来到这般新生城市萝尔歌之后只得思考的三两事情,根本并非其数日半月能思索整理过来。肃清异己位于世界黑破之塔上芜生从未见过的所谓引领者,拯救者,颂歌者的顶端如此全心全意对待自身,却又能够将已然被确认死亡的梅托斯特与帕德利终纳三人逆转世间规律死而复生又是大兴土木建造只需一次契机赋予意义的这般规模城市,似乎将大善大爱散播这海川与森林之间却又从未同其他诸多四大城市共同商议言谈未来......

对于这般新生城市地底的神秘程度梅托斯特也是闭口不谈,苍也是无可奉告,那来自梧町野的粗犷冒险者更是直言其下水道都流着鲜红血液,自身却又只是望见这番朴素人民的勤奋笑容与自然奋进,再加以梅托斯特同自身形影不离根本无从下手调查......

算罢,虽然总觉着自身忘记甚么事情,但先是老老实实修养身体罢。

在那被叽叽喳喳八卦女仆们收拾整齐有序的魔导书与学识被吃苍不知施展何种术式一蹦一跳自行走出屋外之后,这屋内便像先前那般整洁干净照来已然入冬的清晨蒙光。她试着伸展伸展手部活动腰际,原地跃起几下后开始做起伸展操来颇像那些学者那般回事。

在今天和苍与梅托斯特同行拜托帕德利与终纳练习,尝试再度调用自身术式与魔力循环前,她还得做一件事:将第卢·卡德所送信件看了。

拆开那封印着艾米苏德冒险者协会红章的信封,这份重量与厚度却比先前更多出两三张纸。

第一张为古洛尔特镰木所制成,经由特定魔力凝固便会显现出图画样貌的高级信纸藏匿着信息不被非分之人所偷窃察觉。试着将自身方才恢复的稀疏魔力轻轻注入那枚信纸左端后再由着右端顺着手指流回让其得以在如此羸弱的前提下得以释放多量魔力,那原先空白无物的纸张上颤动数下后缓缓映现出第卢·卡德所传予她的图像。

这是......

芜生看着那淡蓝色描绘着神似五座黑破之塔以点点条条相互接连,向下中央却是只有一条横直的线包裹分割上下,向着地底蔓延则先是点点荧光带着向下不断延伸的长条状不明物体,最终在其反向对侧再度构建出五座世界黑破之塔的模样,最中央挂着规划数十圈密密麻麻构造的神秘物体用粗细长短各不相同的细线连接着上下地基......

再展开另一张同先前般裱裁着金边同先前无异的信纸,用指尖抹些许已干的字墨看上字迹,确实为第卢·卡德所作。

“飞奔于大地而见日月新天,萝尔歌热情洋溢世人皆知,解析千万魔力却心生忧患;先前所牵挂照片最后出没于萝尔歌护城河前后,随后便无法探知感应到半分魔力,据智庸阵列所传影像像似尤诺尔男子也曾与她同行,似乎始眠之森那猜忌无妄的老古董们也将为反阵列革命研究者尤瑟利教授派遣使者前来寻找......”

“如若发现世界修整装置已然启动,千万不得让其接触至人任何一处。如若发现情况危急,立即呼唤白城市琼王,第卢·卡德,孔拥大成。”

落款为冒险家协会会长,第卢·卡德。

最后一张小纸张则是带有严重撕痕似乎是从某个笔记本上扯下的普通纸张,应该并非第卢·卡德原先所送,而是后面其他人急急忙忙塞进去顺带传话所言:

“我在马上要开门的萝尔歌酒馆前等你!每天都会去的!”

落款为希尘。

真当芜生将信件完好塞回后扔至自身的魔法包裹中保存时,梅托斯特也推门而入想要像往常那般坐在她床边等芜生睡醒时,却发现她已经下床蹦跶好一阵子扫清那般睡醒时惺忪模样。

“真是可惜,没有办法看见芜生刚睡醒时那润红脸蛋与惺忪睡眼了......”

“硬皮流氓。”

梅托斯特仍同先前那般,日常嘴碎后便是打开门迎着她出这熟悉屋内,由着二层下去边同那些愈发八卦叽喳的女仆打过招呼后,芜生时隔半月终于再度来到这硬皮流氓典雅宅邸中的长餐桌上吃起早餐,无需再让梅托斯特拿着食勺口口喂入没得反抗;原先只有沾染肉酱料的土豆泥也变成菜肉相间带些许酱料的热花粥,旁侧也换为橙黄橙黄的九珍橙汁比起先前的清柠檬水也别有风味,当然土豆泥虽不如先前那般直接当做主食来享用却也有些小碗试味,看来随着庆生欢典引入美食与餐馆各种享依民生的建筑后,萝尔歌各方面都将变得多样起来。

“可以帮我将橙汁换成青柠汁吗?”

“今日芜生便要去同帕德利终纳等进行魔力循环协助康复。”

“你怎么愈发像老妈子一样唠唠叨叨。这都说快好几日了。”

“吃完早餐后便同着我辈缓步迈去城外吧,近日苍领着众人在护城河附近辟开数道得以肆意伸展手脚与种植花蕊,我们便在那儿挥舞挥舞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