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邢老赢了没有?”

秦红玉在洛潇潇的陪同下,走过来问道。

“还赢呢,老邢那家伙,已经快把那100多万输光了。”曾豹没好气的说道。

然后把老邢押注的情况,大体给两女说了。

秦红玉和洛潇潇一听,各自脸上的表情明显也是一呆。

特别是洛潇潇,100多万的巨款在她眼中,那无疑是天文数字一般的存在,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老邢押上了。

她怎么能不心疼,况且秦红玉是她从小到大的闺蜜,更是无法容忍她受欺负。

气呼呼的就要去找那个邢老算账,却被秦红玉再三劝住。

几人正说着,突然听到擂台上又是一声响锣。

雷轰下一个要对战的对手上场了。

“接下来要上场的这位选手,名叫刘武河,五星卡将,卡牌配置:一橙两蓝,战绩13战,9胜4负!”

裁判在擂台上大声宣布着,下一个挑战雷轰的对手信息。

“得,这个选手,实力还不如那个牛浩呢。”

楚焱心里顿时一片凄凉。

擂台旁边的一众赌客,在听到上场选手的信息之后,立刻又一窝蜂似的跑到金色赌桌上,去押雷轰了。

根本没有任何人去押刘武河。

很快,写着雷轰名字托盘上的筹码,就已经快堆积如山。

而写着刘武河名字的托盘上,只有老邢押的那五十万,孤零零的留在上面。

“完球了,红玉姐这五十万也保不住了!”曾豹嘬着牙花子说道。

“各位老板下注完毕,比赛开始!”胖乎乎的裁判一声令下。

擂台之上,一场激烈的搏斗又拉开了序幕。

“红玉姐,咱们走吧,这个老邢就是个蒙吃蒙喝的骗子。”

楚焱上前对秦红玉和洛潇潇说道,拉着两人就要离开这里。

“邢老应该不是这种人吧?”

秦红玉看着靠在八角笼旁边,大声叫嚷着让刘武河好好打,活脱脱一个红眼赌徒形象的老邢。

依旧是不敢相信。

在她的印象中,幼年时期那个一身正气,气度不凡的慈祥老者,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了?

“红玉姐,别看了,这钱咱们就当是喂了狗了,走!”楚焱拉着秦红玉刚要走。

突然听到擂台上传来一声惨叫,原来是刚上场的刘武河已经被雷轰,打的昏死在台上了。

整个过程,用时比上一场还要少。

“果然又输了。”楚焱冷哼一声道。

“哎,那个秦家的丫头和那几个小子,先别走啊!”

擂台旁边的老邢骂了一声娘之后,转身刚要继续下注,却是看到秦红玉几人要走,赶紧追了过来。

“滚开,你个老骗子!”楚焱这会对他可没了好脾气,粗暴的推了他一把。

差点没把瘦的跟猴一样的老邢推到在地。

“楚焱,别这样。”秦红玉赶紧扶住了老邢,对他道了个歉。

“没事,我老头子命硬的很!”老邢嘿嘿一笑,然后眼睛咕溜溜在楚焱身上打着转。

“小子,你现在的卡牌修为是多高?”

“和你有关系嘛?”楚焱冷冷的说了一句。

“小伙子,别这么大的火气嘛,我和你商量个事咋样?”老邢挡在楚焱面前,连忙说道:

“今儿我非得赢那个雷轰一次,这样,你去当他下一场的对手,我押你赢,到时候赢的奖金,咱俩平分咋样?”

“拿了我们的钱,还想让我给你做打手,你想的挺好啊!”楚焱瞬间就被气乐了,冷笑的说道。

再不理会老邢,拽着秦红玉和洛潇潇转身就走。

“哎,你们那几张红卡不想修复了吗?只要你给我打一场,我免费给你们修复!”老邢急忙在后面喊道。

“用不着你个老骗子管!”

三人的脚步根本没有任何停留,继续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嘿嘿,三张红卡,两张英雄类的卡牌,一张法术卡牌,马上就要变成三张废卡了,可惜可惜哟!”

老邢在后面慢悠悠的说道。

声音不大,传到楚焱三人耳中,却不亚于惊雷。

“这个老邢怎么会知道我们身上有三张红卡?而且还知道是什么类型的卡牌?”

三人的脸上同时闪过一片震惊之色,停下脚步,对视一眼之后,一起转身,走到了老邢的旁边。

“咋了,不走了?”老邢随手拉过一张凳子过来,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

“邢老,您是怎么知道我们身上红卡的类型和数量的?”秦红玉轻声问道。

“嘿嘿,这就是老头子我的独门绝学了,轻易不可外露。”老邢摇头晃脑的说道,脸上全是得意洋洋的表情。

“小子,想好了嘛,要不要下去替我打一场比赛?”老邢笑眯眯的向楚焱问道。

“老爷子,为什么你要选择我?”楚焱疑惑的问道。

“嘿,雷轰那个擂台,只允许卡将级别的卡牌修炼者上去,你们三人之中,秦家的女娃娃已经是卡帅级别的修为了,另外那个女娃娃嘛,我看平常应该打辅助的位置比较多。”

“可不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嘛?”

老邢慢条斯理的说道,嘴角渐渐勾起了一个神秘的弧度。

“我们好像还没有向他正式介绍自己吧,这个老邢,是怎么看穿,我们各自的卡牌修为和擅长打的位置?”

楚焱三人尽皆动容,重新审视起了面前的老邢。

“邢老爷子,旁边不还有个我吗?你咋不说说我啊?”

曾豹看到自己被忽视了,有些委屈的指着自己说道。

“切,你小子资质有限,有嗜赌好色,杂心太多,这辈子的成就注定不会太高,不说也罢。”

老邢晃着脚丫子,不屑一顾的说道。

“嘿,你个老爷子,说话咋这么损啊!”曾豹顿时一阵郁闷。

没有理会曾豹,老邢指了指正在八角铁笼内,耀武扬威的雷轰说道:

“那小子,想好了嘛?要不要替我打一场比赛?”

“邢老,楚焱是我们的好朋友,就算我们这几张红卡不能修复,我也不可能让他下场去打……”

秦红玉没有丝毫犹豫的替楚焱拒绝道,只不过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楚焱伸手制止了。

“我同意下去替你打一场比赛,要是赢了,你要免费的为我们修复手中的红卡。”

楚焱慢慢的说道,口气却异常的坚定。

“一言为定!”

老邢一口答应道。

“楚焱,你可别犯傻啊!”秦红玉和洛潇潇急了,上前拉住了他的胳膊。

“没事,那个雷轰手上就两橙一蓝三张卡牌,我应该能对付的了。”

楚焱对着俩女轻声说了句,然后大踏步的走向了八角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