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山里为娘 > 第五十六章 见者有份

曲氲这样想着,心里提醒自己做人还是得低调啊。可面色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兴奋和期待。

说来,她骨子里是有着十足的好战因子的。前世就很热衷到处找人打架,或者兴高采烈的看人打架,那些所剩不多的武林世家中的年轻一代,谁没被她打过?狠起来连人家老一辈的都收拾了。

这属实是招恨,不然也不能暴起时第一个就被蹦了脑袋。她的天赋是一部分,这个其实才占大头。

如今,她并没有因为魂穿异世当了娘而有所消减,不过是因为现在有所顾忌,才不断刻意收敛、压制罢了。

那一边,季宽从怀里掏出一块手绢,仔仔细细的擦试着曲氲的软剑。虽然季宽手刃了八个黑衣人,但是因为他剑法绝然,出手的控制力可称为妙到毫颠,所以剑身上的血液其实并不多,很快就被擦干净了。

只不过,这见了血的剑到底不同了。阳光下,那剑身,还是能偶尔撇见几条血丝,同时整把剑更加锐利慑人,锋芒渐露。

“谢了。”隔着不远,季宽将剑轻轻抛给了曲氲。

然后他转了一圈,将所有的黑衣人尸体都逐个给搜刮了一番。

明明是在摸尸体,但他做起来,却很是认真和虔诚,仿佛在做着什么大事。动作毫不拖泥带水,迅速,又优雅从容,依旧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

那干净利落的手法,让曲氲忍不住心里吐槽:兄弟,你很熟练啊。。

完事后,只听到他对着虎群发号施令:“拖去丢了。”一边说着,还一边空出一只手给虎群打了几个手势。

“吼!”

主人又胜利了,几只老虎都有些兴奋。虎妈妈带着自己的四个孩子回应了自己主人的吩咐,纷纷跑到黑衣人尸体旁,指挥着自家的崽,一虎叼起一具尸体。

不过,尸体有八具,虎却只有五只,分配不均。

地上还有三具尸体,老虎们顿时在原地踌躇,互相低吼两声。有的试图一虎叼起两具,有的则频频看向季宽。

这熟练到让人心疼的举动和乖巧,让曲氲和那小少年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黑衣人都死了,追杀的人没有了,但那个小少年却并没有离开,依旧站在不远处观望着,乱发遮住一半的脸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季宽将多出的三具尸体分别丢在三只老虎的背上,搓了一会儿虎头,才拍了拍,指着一个方向,笑道:“好了,快去吧。”

秋风过处,落叶轻轻飘下,红的黄的绿的,阳光温暖和煦,在这时就十分养眼了。

只见那一行五只老虎,叼着驮着几具尸体,慢慢奔跑在这秋风萧瑟、山林尽染的光影中,留下一道逝去的剪影。

画面太美。

虎群走远了,季宽揣在怀里抱着的从黑衣人身上搜刮来的东西,一边手翻着,一边慢慢向着曲氲这边走了过来。

边走,他的声音也边传来,清朗,带着点笑意:“见笑了,这群毛孩子就是太积极了。”

走近了,他从黑衣人那搜刮来的战利品里挑出两块十两的银子,一共二十两,递给曲氲,笑意吟吟的说道:“见者有份”

曲氲有些惊讶的接过银子,没想到自己就坐着吃吃果子、吃吃瓜,也能得了二十两银子。

季宽低头,又认真的挑出一块一两的碎银子,头也不回,手指轻轻一弹,那银子便长眼睛似的,向着那站在大树后面探出半个身子的小少年抛来,伴着传来的声音,说道:“你也一样。”

那小少年顿时抬起头,身体有些僵硬,貌似愣住了。银子轻轻扔在他身上又弹了出去不远,他才惊醒慌忙跳起来,蹲下去捡,显然被惊得不轻。

“那剩下的,可就都是吾的了。”季宽看着揣在怀里依旧剩下不少的财物,眼睛笑得弯弯,心情不错,开心道:“最近总是有人来给吾送钱财,真是让人怪烦恼的。”

这凡尔赛,曲氲不由一阵失笑,打趣道:“这烦恼,我也想有啊。”她表示,这是真心的。

“吼、吼!”

这时,一道震耳欲聋的虎啸声响了起来,如在耳畔。整座山林都仿佛在震动,为这百兽之王的无敌威势折服。

与之前那母虎和几只小老虎不同,这只老虎的吼声,连曲氲都感受到了很深的压迫。

它能威胁到我!这是曲氲心里顿时闪过的念头。

是那只黑虎?她心里猜测。

“是大黑!”果然,季宽在一旁解释道。

又说道:“应该是子衍寻我。”

子衍,应该便是那位杨先生的字了。

一阵劲风迎面而来,整个山林随着这股劲风,好像都在欢呼、颤动。树叶抖动不止,群鸟众兽噤声。

不一会儿,一只黑纹大虎从草丛后面的斜坡下一跃而起,它宽阔的肩膀、两边的肩胛骨如同两座小山,上下起伏。

淡黄色的双眼,狰狞的虎头。它奔跑着,漆黑的前臂,有规律的快速交错,肌肉的线条形状同样变化,每一面,每一个剪影,都是力量的极致体现。

一只庞然大物,普一出现,便占据了所有的视线。

越近,那黑色的花纹在它身上勾勒出一条条好看的纹路,集聚在那可硕大且浑圆的额头上,攒成了一颗光芒四射的星。

威风凛凛,优雅从容,它是毋庸置疑的王。

不过两三个跨越,那黑纹大虎便跑到了季宽的身边。

“吼。”对着季宽低吼了几声,然后那硕大的虎头还往季宽的身上抵了一下。

“好了好了,别催了。我这就去。”季宽没好气的敲了敲虎头,然后一把按住,转头对曲氲开口说道:

“那我便先走了,这山里最近也不平静,有事来寻就是,总不会叫你在这里吃了亏。”

曲氲笑了笑,点头应承:“好。”

“走吧。”季宽翻身骑在黑虎身上,拍了拍虎头,黑虎便转头向来时候的方向跑去,没多久就消失在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