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晶晶率先打破沉默,说道:“苏阳,如果排除焦黑点。自川师兄可以操纵风,推动链结构。”

苏阳摇了摇头,说道:“十余个秤上都有焦黑点,显然是有问题的。再换个角度呢,火灵者烧出焦黑点,风灵者推动链结构呢?也不对,这样做完全没有意义。”

白自川说道:“不光火灵者,电灵者也可以做到,但是电灵者也无法推动链结钩。”

电灵者???

苏阳脑子一闪,电确实不能推动链结钩,但是电流能产生磁场,而磁场产生的磁力可以拉动链结钩。

他忽的站了起来,把这个电流产生磁场的原理告诉了他们两个,并告诉他们可以自己操纵雷电元素。现在还需要一块磁铁,一个瓷盘,几根绣花针就能完成这个验证。

白自牧、白晶晶听完苏阳说自己会操纵雷电元素之后,显然是吃惊不小,因为原则上来说一个人只能掌握一种元素。

苏阳看他们惊异的表情,苦笑一声,催动灵力把那一小根雷电展示给大家。也告诉大家,雷电除了雷霆天有些威力,其他时间没有太大的用处。

两人这才稍微释然了一些,但还是对苏阳这特殊的体质表示了羡慕。

大家又回到了破案本身。

白自川说道:“东西都是现成的。你们稍等片刻。”

很快,物品已准备完毕。

只见苏阳,先是拿着绣花针在磁铁上来回摩擦了几下,确定有磁性之后,然后把针放在磁盘里面。

接着自己催动灵力,把指尖放在瓷盘的边缘,放出电流,刚开始电流有些过大,直接把针给崩飞了。

苏阳不断的调整电流,直到一道细如发丝的电流击中瓷盘并留下一个黑点之后,再看绣花针头方向也牢牢的指向那个黑点。

成了!

大家对视了一样,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苏阳长出了一口气,成竹在胸的说道:“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找出背后操纵秤的电灵者了。我准备这么做,你们听一下。”

......

苏阳说完之后,只见白自川、白晶晶连连点头称是,显然是对苏阳的计划也是颇为赞同。大家又闲聊了几句,各自休息不提。

第二天早起,苏阳刚刚起床,就发现贾安民已经在自己的门口守候,他见状也是吩咐贾安民,让他把粮食丢失那一段时间所有当值人员的值班表给他一份。

贾安民闻听,赶紧安排人去拿,不多时就拿了过来。

苏阳一边吃早点,一边看,一边一个个开始排除人员,最终发现粮食丢失的那段时间,只有一个人每天都在上班,那就是:金胡。

他扭头让贾安民问一下,金胡今天是否当值,贾安民问了一下,告诉苏阳,金胡今天当值。

苏阳闻听点了点头,等大家全部吃完早饭之后,便带着大家直接来到了东仓。

到了东仓,果然看见金胡正坐在秤后闭目养神,此时的苏阳再看他,竟然有种气定神闲的高人作态。

贾安民先是把洪春和叫过来,让他把所有的东仓人员叫到一起,说是案子苏阳已经破了,现在给大家展示一下破案的关键。

苏阳当着所有人的面,站在秤后,在粮食上秤之后,成功的用电流改变了粮食的重量。

在大家惊异的目光中,说出下一步的调查重点:那就是调查谁是电灵者,能提供线索的重重有奖。

完事之后,大家怀着复杂的心情各自散去。

其他人都回了白府等待消息,苏阳则孤身一身去往老城,说是在落实一些线索。

而金胡那儿自有白自川安排得力探子盯梢。

傍晚时分,苏阳笑容满面的返回来白府。

这时候铜人庙的建筑图白自川也调了过来,等苏阳看到图纸上主殿下面的地窖之后,所有的疑惑他也已经全部解开了。

再说东仓,一直到下班,金胡都浑若无事,而此时焦急等待的贾安民却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反观苏阳也是镇定自若,看了看日落的斜阳,先是多安排了探子加强盯梢金胡。又让贾安民调来一队心腹士卒之后,便继续等待。

这一等就快到了午夜时分,斜坐在客厅的贾安民正在打瞌睡,却看有一个探子匆匆而来,说是金胡换了一身夜行衣,往铜人庙去了。

苏阳猛的起身,说道:“鱼上钩了。我们走,铜人庙。”

说完换好夜行衣,率身往厅外而去。一边走,一边给跟随的众人小声安排,大家各自领命而去,最后只剩下苏阳,白自川,白晶晶三人往铜人庙而去。

......

三人再次来到庙后,此时已有探子在此守候,见三人过来,赶紧上前给白自川见礼,并告知金胡也是刚刚翻墙进了庙宇。

白自川闻听,让他继续在此等候,然后三人翻墙而入。

只见此时的主殿内,灯火摇曳,人影憧憧,显然是有人正在主殿商议事情。

三人蹑身到了殿侧窗棂前,俯身屏气静听。

只听见里面乱乱糟糟,显然是还没开始商议。

又过了片刻,一个沧桑的声音响起:“好了,大家静一静,我把今天看到的情景给大家说一说。”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大殿内也安静了下来,随着描述的内容,苏阳几人听出说话之人就是金胡。

此时金胡已经把今天苏阳在东仓展示的内容说完了。

然后说道:“各位兄弟,我暴露就是个时间问题,我决定暂时离开,这样他们就无人可查。也避免了连累你们和百姓。”

只听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大哥,妖族要来围城了,你能去哪,现在方圆千里哪里都不安全。要不我们干脆反他娘的得了。”

另外一个大嗓门附议道:“对,不能让大哥出事。要不我们干脆反他娘的得了。”

等这两人说完这话之后,下面先是一阵沉默,片刻之后,只听的大家忽然群情激奋起来,一时间,众人也是纷纷开口。

“反他娘的,他们要杀大哥,那我们苟活还有什么意思。”

“对,这个贾安民弄得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现在造反正是好机会。”

“说得好,我们现在有这么多的兄弟,还有很多老兵,等大哥振臂一呼,城里这些受苦的百姓肯定也是一呼百应。”

“反了吧,大哥。”

“反了吧,大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