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天道缥缈 > 第九章 命陨

来到帐篷这里,曾小凡看到门帘上挂着几条白色的布带,门内有火光传来,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熏烟的味道。

帐篷里的这户人家正在办丧事。

敲了敲门,一个老牧民给他开了门。眼前是一个老牧民,穿着宽大的白色袍服,脸上有了许多的皱纹,因长年的寒风吹佛而皮肤有些皲裂,头发几乎全白了,那浑浊的老目此刻有些发红,眼里毫无神采。

曾小凡看到老人的神情,知道老人此刻定然处于悲伤之中,应该不想与陌生人多做交谈。于是他便简单的道明了来意。老牧民答应了他的请求,把一匹马借给了他,只是让他留下身份证和一些钱作为抵押。

曾小凡上了马,老牧民将缰绳递给曾小凡。他看了看西北的方向,眼底涌现了一抹惊恐,他深吸了一口气,对曾小凡说道:“这附近你都可以去逛,但西北方向你就不要去了。”

“为什么?那里危险吗?”曾小凡一脸好奇。

但老牧民没有多说什么,他拍了拍马的屁股,让马儿向前走去。看着一人一马在视线里渐渐远去,他的眼神也有些复杂。那是他儿子扎西都破生前最喜欢骑的一匹马,现在这匹马仍然年轻健壮,但他的儿子却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人世。

曾小凡在草原上策马奔腾着,尽管他的骑术不是很精湛,但他很享受这种速度带来的紧张刺激而又自由的感觉。这能让他忘掉许多烦心的事儿,在这种奔腾中,他沉闷的的心情得到了极大的缓解,而且在这样的恣意奔腾下也激发了他的胆魄与勇气。

至于老牧民的告诫,他没有太过重视,并且这反而激起了他青年人的浓重好奇心,再说了,如果那里有危险,也许反而正合他的意,反正他也不觉得活着有啥意义。

他决定一定要去西北方向看看,看看那里到底有些什么。曾小凡自己都被自己心里涌起的那些疯狂念头吓了一跳,但不知怎的,从小当惯乖乖男的他此刻却任由他心中这些念头疯狂滋长,也许是压抑久了总该要释放的吧,他想。

于是曾小凡拉了马的缰绳,调头朝西北方奔驰而去。

一路飞驰,一路留心周围的环境。目光四处扫过,曾小凡忍不住嘀咕道:“这也没啥特别的嘛,还不都一样……”

突然,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山谷。

那山谷中阴霾阵阵,山谷上方电闪雷鸣,电光与轰鸣声远远传来,令人心底生寒,望而生畏。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曾小凡心里还是打起了退堂鼓,毕竟现在他就孤身一人,当恐惧唤醒生命的本能,心中陡生的勇气便会迅速败入下风。他下意识的拉住缰绳,停了下来。

嗷呜~~身后传来一身狼嚎,曾小凡回头一看,顿时魂飞天外。

那是一群狼,大概有**只之多,此刻正龇牙咧嘴,面目狰狞的盯着他,齿间发出低低的吼叫,仿佛随时都会扑上来,将他分而食之。

他吓得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用尽全身力气,挥扬马鞭向前奔驰而去。

后方的狼群有没有追上来他不知道,他只是让马儿拼命的跑着,快一点,再快一点……就这样,他离前方的山谷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终他还是与马一起闯进了山谷之中。

不知跑了多久,曾小凡这才回头看看狼群是否追来,回头之后,目之所及,却不见一只狼的踪影。他再仔细的看了看,确定自己已经摆脱狼群之后,他才停了下来,打量周围环境,他慌不择路之下,竟已跑到了山谷之中!

山谷里阴风怒号,寒气逼人,整片世界荒凉无比,地上更是骸骨遍地,苍蓝之上怎会有这样一幅骇人的场景?曾小凡刚刚放下的心又紧紧的提了起来,莫名的恐惧自心间升起,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哪怕要去外面面对凶残的狼群,他也不愿意在这里多驻足一刻!

就在他控制马儿准备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异变陡生!

“呜哈哈哈,又有一个送死的来了。”阴恻恻的笑声从前方阴暗处传来,但曾小凡分明觉得这声音就是从四面八方向他涌至。

这股笑声传来的瞬间,他好像被万斤巨石压身,胸口一闷,一口鲜血便从口中涌出,而他的坐骑,那年轻而健壮的好马也应声而倒,浑身抽搐,血流从马嘴与耳朵不断流出。

曾小凡好似浑身失去了知觉,手和脚无论怎样努力都是一动不动,他艰难的抬起头朝前方看去,顿时瞳孔缩成了针眼大小,那是过度恐惧的表现。

前方,一个巨大的身躯向他缓缓走来,那身躯如山岳般高大,浑身黑雾弥漫,巨大的头炉上长着两只尖尖的角,整个头颅竟有着九目,血盆大口中獠牙交错,它的其它部位都隐藏在缭绕的黑雾里,但光是这露出的头颅便已狰狞可怖,煞气逼人。

看着下方的两个“蝼蚁”,这恐怖的大家伙除了一开始的一声怪笑之外,并没有其它的废话,以他的赫赫凶名,又岂屑于同蝼蚁交谈?

他伸出长长的舌头,朝着下方的一人一骑卷去。

看着那丑陋的舌头离自己越来越近,曾小凡闭上了眼睛。是的,他就要死了,就算这怪物最后没有吃自己,他身体的情况清楚的告诉他,他也已是必死无疑。生命的最后,他心里闪过许许多多的念头,也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画面,有他那善良敦厚的母亲,也有他那老实坚毅的父亲,有他曾敬爱的老师,也有关心他的同学,同样的,有何绿菀,也有陈晓生,甚至还有他不甚熟悉的卓芷曦。一个个人影,一幅幅画面自他眼里闪过,当出现陈晓生与何绿菀的画面时,不知道为什么,曾经恨惯满萦的他却没了恨意,是啊,一切都没意义了,一切都要结束了,生活对他而言早就没了意义,只是……只是为什么一个明明如此绝望的他会在生命的最后充满了对生的眷恋,对死的恐惧呢?他找不到答案,只是闭着眼睛,心里反而充斥着异样的平静。

“孽畜住手!”一道声音轰隆传来,伴随着震世的惊雷。这是曾小凡“死”前听到的最后声音,这是一道女子的声音,且在他听来还有些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