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天道缥缈 > 第八章 和尚

在终点站下车之后曾小凡随便选了附近的一个镇子打算到那边散散心。至于卓芷曦,他们在下车时便分开了,一来芷曦有她自己的事要办,而且神神秘秘的,愣是不让他知道;二来,他俩也只不过相处了一天一夜,曾小凡自认为和她还不是很熟,况且芷曦古灵精怪又貌若天仙,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和她成为朋友。

来到一家早餐店,曾小凡打算先在这里解决一下温饱问题,此时的小镇,也许是因为太过偏远,也许是现在的时间太早了,毕竟现在不过早上七点出头,街头上的人寥寥无几。这镇子虽小,但却是五脏俱全,不仅有早餐店,还有便利超市,甚至连奶茶店都有。街道上干净整洁,虽然没有宏伟高大的建筑,但整个小镇却充满着异域风情。

早餐店里除了曾小凡外,还有另外一桌人也在吃着早点,看样子是三个本地的中年人。

“老板,麻烦结一下账。”曾小凡走到老板面前,指了指自己吃饭的那张桌子。

老板看起来也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面带微笑,和蔼可亲。

“一共十一块,您给十块就行。”老板走过去,一边收拾一边说道。

“谢了,老板。”曾小凡掏出了一张十元整的钱递给了老板,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话来问道:“对了老板,这附近有什么比较好玩的地方吗?”

“好玩的地方……我平时都是在店里忙活,再说了,我都一把年纪了,对那事也早就不感兴趣了……”店主摇了头。

“小哥,看你样子是外地来旅游的吧,那你可算是来对地方了,我们这儿虽然地方偏僻,但风景那是杠杠地没话说,哎,你要去玩的话最好去租一匹马,这边路不好走,坐车不如骑马来得畅快!”那三个吃早餐的人中,坐在中间的人热情的给曾小凡介绍道。

又和他们三个聊了一会儿,问清楚了附近的一些情况,又问清楚了附近哪里能借租到马匹,他便离开了早餐店。

蜿蜒的小路,长着低矮青草的草原,道路尽头隐约可见的白色帐篷,远方皑皑的雪山。

曾小凡走在小路上,根据吃早餐时那三人说的话,他要去前方一个牧民家里借租一匹好马。想到要骑马,他的心情也隐隐有些激动,毕竟他生长的地方多山,道阻且长,是基本没机会骑马的,但因为他家里曾养过一匹马,所以他还是会骑马的,只是骑术不精也就是了。但这次,他可以过足骑马的瘾了。

走着走着,前方现出了一个人影,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和尚。

这个和尚头上有着十二个戒点,眉毛全白,带着皱纹的脸上满是慈祥之色,穿着破旧的僧衣,双手在身前交汇,搓捻着一串佛珠,脚上的一双鞋已破旧得不成样子。老僧一边行走,一边嘴里低念着一些曾小凡听不懂的佛经。

这里虽然偏僻,但一路上曾小凡也偶能见到一些行人,只不过这老和尚的衣着与他和蔼平静的表情让得他有些好奇,不过他也没有停下来与和尚交谈的想法,仍旧向前走去。

老和尚看了看曾小凡,着重在他胸前的吊坠上多看了两眼,但他也没有停下的意思,两人就这样交汇而过。

“阿弥陀佛,小施主请留步。”老和尚转过身来,低念佛号,叫住了曾小凡。

“师傅有何指教?”曾小凡也转过身来,有些好奇的问道。

“冒昧问一下,小施主欲往何方?”

“额……我打算到前面牧民家里借一匹马,然后到周围四处走走。”也许是眼前老和尚慈蔼平静的表情让曾小凡心里无法生出一丝防备,他将自己的目的全盘脱出。

“贫僧这些年游历人世,见过许多人,也看过许多事,恕贫僧无礼,贫僧观施主面容,虽俊逸脱俗,却面有悴色,虽剑眉星目,但施主眼中的悲苦之色却是显而易见,敢问小施主可是有何悲伤之事?”

曾小凡眉头微微皱起,有些犹豫,这些事情他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更何况眼前的和尚他还只是第一次见。

“阿弥陀佛,贫僧只是一世外之人,不问因果,不问是非,只是一倾听者,旁观者,小施主若不愿说,贫僧这就告辞。”老和尚单手做楫,微微低头,一声佛号,便要远走。

“哎,大师慧眼如炬,小子却有伤心之事郁结于胸,久抒不去……”这些天来,一件件对他而言充满毁灭性的打击接憧而至,压得他踹不过气来,他渴望能有人倾述,不知怎么的,老和尚的话语平静而不起波澜,缓慢而又礼貌,但却如同在他干枯的心灵里下了一场春雨,让他莫名的信任,也让他躁动的心缓缓平静下来。

于是,曾小凡便将他的经历对老和尚缓缓诉说起来。

“阿弥陀佛,佛经有云:‘薄德少福人,众苦所逼迫,入邪见稠林,若有若无等。’小施主,你说了你的故事,那贫僧也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听完曾小凡的诉说,老和尚低念佛号。

“大师请讲。”将心里的事说出来之后,曾小凡的心情也不再那么难受了。

“从前有一个出家人,他修行九世,每一世都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富贵时,他乐善好施,恭兄友弟,孝顺父母,贫寒时,他勤勤恳恳,讲信修睦,团结乡邻。每一世他都希望自己能修成正果。到了这一世,佛陀念他心诚,告知了他前尘因果,勉励他努力修行,得以前往西方极乐。这人从此更加心诚了,他想自己已经十世修行,这一世也该得道成佛了吧。从此之后,他心志愈坚,每日诚心礼佛,平时更是助人为乐,他所做的善事桩桩件件更是多得难以尽述。生命的最后,他心想,自己终于可以成佛了,佛陀这时也来到了他的身边。

于是他问佛陀:‘佛啊,请您告诉我,我如今修成正果了吗?’

佛陀看着他一脸歉意的答道:‘你比任何人都有资格成佛,但是很抱歉,佛界中佛的位置已经满了,你只能与佛无缘了。’

出家人瞬间崩溃了,十世修行,只为一朝得道,但现如今他的佛竟让他继续忍受轮回之苦?

看着出家人的表情,佛陀摇了摇头,一声叹息:‘哎,阿弥陀佛,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

出家人如遇大赦,抬起头来:‘佛啊,请您教教我!’

佛陀手一晃,一把刀出现在出家人身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我,杀了我,佛界就会空出一个位置,那时你自然就能成佛了。’

听到佛陀的话,出家人拿起了刀,他三次想挥刀向佛陀砍去,却又三次都放下了。最终他选择了放弃,就在他放下刀的那一刻,一道金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终于成为了真正的佛。”老和尚将故事徐徐道来,未加任何修饰,语气也很平静,但就是这平静的叙述,让他如春风拂面,渐渐听得入神。

“大师,您是想让我放下吗?”缓了一会儿,曾小凡摇摇头:“哎,世上之事多不由我,又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善哉善哉。贫僧言尽于此。”

“小施主与我有缘,这个便送与施主了。贫僧告辞。”说罢,老和尚将一个小瓶子递给曾小凡。

“大师,这个是?”接过瓶子,曾小凡问道。

“不必多言,该用到时自会用到。”说罢,不等曾小凡反应,老和尚便转身离开了。

曾小凡最终还是把这东西放到了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