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天道缥缈 > 第四章 远行

失魂落魄的回到宿舍,曾小凡一头倒在床上,此刻的他,心如刀绞,心痛的同时,他也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我为什么活着?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父母从小教导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要与人为善,但是他从未害过人,也从来没有害人的念头,可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待他,他做错了什么?

种种念头自他心间闪过,折磨得他精神疲惫,不知不觉间昏睡了过去……

……

梦境。

一道白光闪过,眼前显现出了一幅他从未见过也难以想象的唯美仙境。天空挂着一道巨大的七色彩虹,蓝天白云下漂浮着一座座似梦似幻的仙山,道道瀑布自仙山上倾泻而下,白色的仙鹤于群山间起舞,,欢乐的鸟儿在山林中欢唱。一条蜿蜒的河流将大地分为两半,一半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另一半却是苍翠欲滴的竹海,视线的尽头则是连绵的群山。河水清澈,缓缓流淌,鱼儿在水中自由的嬉戏,往来翕忽。

在那河畔,靠近竹林的一侧,曾小凡看到了一间小小的竹屋,而此时在竹屋前方赫然站着一名女子。这名女子浑身仿佛置身于缥缈云雾中,看不清楚她的容貌,只是凭借她那苗条玲珑的曲线能隐隐看出云雾下隐藏的,是怎样一个倾城挠心的祸水。

就在这时,那女子缓缓开口了:“小凡,你还记得我吗?”渺渺仙音带着丝丝复杂,这声音温婉动听,话音传出,仿佛林间的鸟儿停止了鸣唱,水中的鱼儿停止了游曳,余音渺渺如清风明月,沁人心脾。

“你……你是谁?”曾小凡愣愣看着前方的身影,“你认识我?”

“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呢?”那女子缓缓说道,声音如泣如诉。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我?”曾小凡再次问道。

“想知道的话,就来昆仑吧……”说罢这名女子的身形缓缓在云雾中淡去,几个呼吸后这片天地间已没了她的身影,但她的那句话,却一直在曾小凡耳边萦绕,久久不绝。

“来昆仑吧……”曾小凡举目四顾,却只是一片茫然……

……

从睡梦中醒来,时间已是第二天早上。

“哎,又是这种奇奇怪怪的梦。”揉了揉眼睛,曾小凡从床上立了起来,随着脑袋的清醒,昨晚的一幕幕又占据了他的大脑,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一切,刚清醒过来的身体顿时又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看来梦境虽然虚幻,但它却并不苦涩,生活虽然真实,却是处处充满艰辛。

曾小凡如是想着。现在他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义,干什么都没劲,应该这样说,在生活中他已找不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如果不是怕父母伤心难过,也许他会选择平静的结束自己的生命。

对于现在的曾小凡而言,学校已经成了他的伤心之地,呆在这里的一分一秒都是折磨,在这里的每一刻都能让他想起那些伤心的往事。他迫切的想要离开这里,到一个没人认识他的陌生的地方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待着。

想到就行动是他的另一个性格特点,他先是看了自己现在还有多少能用的钱,这些年的半工半读加上他勤俭节约的习惯让他还是有了一些存款,他看了一下,大概有五千块钱左右的存款(如果没有何绿菀这个贱女人,他的存款一定不止这个数)。

分别给父母和导员发了一条消息,曾小凡便一个人出发了。一人,一包,随意选了个目的地——青藏高原。

对于旅行,他其实并没有什么经验,从小到大,他连县城都很少去,更何况这种超远距离的旅行。至于目的地,他并没有选取一个确定的地点,只是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打算到了车站时佛系买票,坐到哪算哪。

而之所以选青藏高原,他的潜意识里还是有些想法的,一来也许他想到那个地方洗洗心里的尘埃,二来,他知道那里有着一些危险,也许自己在那里因意外而死亡,他的父母就不会纳闷难受了。

因此,这次旅行,他什么都没有准备,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物。

(过度章节,短了一些,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