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天道缥缈 > 第十二章 神话

月夜,溪流,竹桥。

微风轻袭,鼻间嗅入缕缕清香,这芬芳馥郁,如同春末夏初,骄阳下,微风中的栀子花般好闻。曾小凡此刻才知道原来这女孩身上竟有如此迷人的芳香,而原来的他在火车上与芷曦共处了这么久竟都没注意到,看来是那段时间心情太过压抑灰暗,错过了太多美好的风景。看着远方迷幻朦胧的雪山,他仿佛得到了新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真的称得上是“新生”了。本以为生命即将终止的他,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竟然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此刻的他无论是身体还是思想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学校的挫折,失恋的痛苦,生活的茫然,这些日子以来的灰败……早已一扫而空。没有深切经历死的绝望与沉痛,很难深刻理解生的价值与美好。

现在的曾小凡还隐约可见骨子里的质朴与纯真,却少了很多曾经的自卑与低落,相反多了一些潇洒与超脱。

曾小凡双手托着下巴,靠在竹桥上,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女孩问道:“说吧,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聊聊天?好歹我们也是朋友诶。”正盯着他的芷曦侧过眸光,淡淡说道。

“哦,那聊吧……”曾小凡转过头继续盯着远方的雪山说道。

“你,你真是个傻蛋!”少女颇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意味。

“不是你要聊天的吗?还有,干嘛老叫我傻蛋,我可不傻,反而还聪明得很!”曾小凡有些无奈的说道。

“哼,本小姐乐意,怎么着嘛,傻蛋傻蛋傻蛋你个大傻蛋!”芷曦哼了一声,又对曾小凡扮了个鬼脸说道。

“好了,懒得跟你计较,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曾小凡感觉自己被打败了,一脸郁闷的说道。

“没什么事,就想问问你为啥来这里,来这里干啥?”芷曦似是随意的说道。

“我就是随便选了个方向,然后到车站随便上了趟车,再随便挑了个站,就到这儿了。”

“那你可真够随意的,不过你来这到底是干啥呢?总不会真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没什么,就是散散心……”

“散心?哪有跑到这里来散心的。”芷曦眼眸转过,看向了曾小凡,“你……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能……给我说说吗?”

看着眼前女孩那扑闪闪的大眼睛,上面写满了纯洁与认真,仿佛刚落地的洁白雪花,谁都不忍让它沾上丝丝尘埃。曾小凡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向着眼前的女孩诉说起了自己的经历。

刚到大学时的受人排挤,考试时的不如意,他的自卑,他的迷茫,他的痛苦,他的挣扎,再到后来的降级,爱人的抛弃,朋友的背叛,他都一一说了出来,没有一丝隐瞒,也没有一丝修饰。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面前女孩如宝石般璀璨的眼眸,他升不起丝毫的防备与抵抗之意。虽然过去的这些经历对现在的他来说已如云烟般散去,但他也不想让外人知道,更不想过多的去回忆过去那段痛苦而灰暗的岁月。现在的他,只想迎接新生的喜悦,拥抱生命的美好。

月儿西斜,悄悄爬过雪山,开始隐下她温柔的脸庞。男孩的诉说也在时间的流逝中接近尾声,这个过程中,芷曦没有打断他,只是静静的听着,默默的看着。

诉说完毕,曾小凡转过头,发现眼前的女孩,大大的眼眸中竟泛着泪花点点,当下心中莫名的慌了,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般,他连忙开口道:“没事了,这些事都过去了,我都不觉得有什么,你咋还哭了呢?”

“哼,谁哭了,我只是被风吹进了眼睛!”少女抽了一下鼻子,揉了揉眼眸,哼声说道:“难怪你在车上好像一幅要死了的样子。”

“那你来到这边之后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人或者奇怪的事什么的?”芷曦接着问道。

“奇怪的人……嗯……确实遇到了一个有些怪怪的老和尚。”曾小凡思索道。

“什么样的老和尚?你给我说说。”

于是曾小凡便将那老和尚的样貌,还有两人交谈的事情说给了芷曦听。

临了,曾小凡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说道:“老和尚还给了我一瓶东西,我还没打开看过呢!”

说罢,他便在兜里摸索,但他搜遍了全身,也没发现那瓶子的踪迹。

“我救你出来时也没看到什么瓶子。”看到曾小凡在身上摸来摸去的样子,芷曦开口说道。

“那可能掉到山谷里了。”曾小凡虽然也有些好奇瓶子里的东西,但也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毕竟,一个苦修行的和尚,应该也不会给什么贵重的物品,因此他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对了,你怎么会到山谷去的?”想到是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傻白甜女孩救的自己,曾小凡愈发对这女孩好奇起来了。

目光上打量着眼前的女孩,曾小凡单手托着下巴,悠悠说道:“我可是被一群狼追着,迫不得已才误入了那个山谷。要说我遇到的奇怪的人,那也还有一个,你猜是谁?”

“是谁?”看着曾小凡的目光,芷曦总觉得怪怪的,后背莫名有些发凉,当下赶紧问道。

“就是你呀,傻丫头!那山谷很明显非常偏僻,而且看起来阴森森的,在那里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你一个丫头去那干嘛?这不值得奇怪吗?”曾小凡继续用那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说道。

“你说谁是傻丫头呢?你才是傻丫头,你全家都是傻丫头!”芷曦听罢,顿时炸毛。

“就许你说我傻蛋,我就不能说你了?”曾小凡耸了耸肩。

“哼……”芷曦别过头去,冷哼一声。

“行了行了,这不是重点好嘛,说真的,你去那干嘛?”曾小凡败退,转移话题说道。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是学什么专业的吧?”芷曦也不再纠结,反问道。

“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考古吧,怎么了?”

“是历史与考古,本小姐的兴趣之一就是研究历史,越是久远的历史,本小姐就越感兴趣。”说道这儿,芷曦转过头来问道:“对了,你在那山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半死不活的躺在那?”

曾小凡努力的回忆了一下那天的情形,但是发现自己只能记得的自己被狼追着闯进了山谷里,之后发生的一切,无论他怎么努力都记不起来了,越是回忆,就越有一种头疼的感觉。

他锤了锤脑袋,说道:“进山谷后的事情我也记不起来了……也许是惊吓过度了吧。”

“也许吧……”芷曦眸光复杂的看了曾小凡一眼便转过头,看着远方在月亮余辉下的山峦。

“小凡,你知道我们这片土地上的远古神话传说吗?”芷曦悠悠的问道。

“知道一些,但都很零散。”

点了点头,芷曦继续说道:“那我给你说说吧。”

尽管不是很感兴趣,但他还是愿意听芷曦的讲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