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雪刀令 > 第85章天边盛雪

是夜,在水轩阁阁顶之处,赢雪临临风而立,一身雪白色轻纱在身随风而扬。

她的身后,是一名婢女从暗格中走出。

婢女还是对着赢雪临恭敬一礼,然后不徐不疾地道了一句:“启禀赢姑娘,已经查到了那些黑蚁蜉蝣的来处了。”

“是吞天洲的秘宫?”

赢雪临转过了身,负手而立,冷冷问道。

“回赢姑娘的话,是秘宫的一只黑蚁蜉蝣被人盗取,而之前在盛秦皇宫现身的那些黑蚁蜉蝣皆是由这只黑蚁蜉蝣衍生出来,目前还不清楚到底衍生了多少。”

婢女低头一礼,面容之上掠过了一丝忐忑。

“有趣了。竟然有人去盗取秘宫的黑蚁蜉蝣?查出来是谁了吗?”

赢雪临随意地端起了手旁的一杯茶盏,放到唇旁抿了一口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吞天洲的二皇子左仲。”

婢女迟疑了片刻答道。

“哦?”

赢雪临的唇旁多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轻轻将茶盏托在了手心,目光锐利地看向了婢女一眼问道:“还有其他的消息了吗?”

“回禀赢姑娘,奴婢还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婢女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虽然黑蚁蜉蝣据说是二皇子左仲所偷,但是在他的寝宫里,以及他所有去过的地方都没有发现黑蚁蜉蝣的存在。相反倒是一路跟着他去吞天洲的高阳公主仿佛一夜之间失踪了,任奴婢寻遍了整个皇城都没有找到一丝她存在的痕迹。”

“哦?有这等事?”

赢雪临意味深长地一笑,轻轻一扬手说道:“地上找不到就去地下找,皇城找不到就出城去找,一个这么大的活人还能就这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不成?”

“是。”

婢女得了命令低头一礼。

“至于那衍生出来的黑蚁蜉蝣有多少只,还有那偷出来的一只黑蚁蜉蝣在哪儿,怕是要问问那个吞天洲的小二皇子了……”

赢雪临轻晃着茶盏,唇旁一抹森然的笑意。

“是。”

婢女犹豫了片刻,低头一礼再说道:“启禀赢姑娘,我们在去吞天洲调查黑蚁蜉蝣一事的事情发现了一件关于漠知洲的事情,不知该说不该说。”

“多事之秋,知道的信息越多越好,无论好坏。说吧。”

赢雪临点头示意婢女如实道来。

婢女这才挺了挺腰身说道:“奴婢们发现,那个小二皇子依仗着自己目前大权在握,竟然胁迫漠知洲与之同流合污,一起对抗盛秦。甚至要求两国交战之时,漠知洲利用地形的优势从腹地而入,直插盛秦的空虚之处。”

“哦?那漠知洲的女皇据说可不是个胆小怕事不识大体的主儿,难道他会答应此事不成?”

赢雪临疑惑地一抬眸,撞见了婢女犹豫的眼眸。

她看见了婢女为难的神色,再细细一思索,随即问道:“那小二皇子以金丝之路为要挟?”

“姑娘圣明。”

婢女点头默道。

“金丝之路乃是漠知洲唯一通往其余四洲的贸易要道,亦是整个漠知洲的经济命脉,只要卡住了这条路,就等于断了漠知洲的经济来源。这个小二皇子,倒是算得挺狠。”

赢雪临微微一笑,眼眸里多了一丝危险之色。

“看来,本姑娘得亲自去趟吞天洲了,去会一会那个传说中的吞天洲小二皇子。”

赢雪临轻蔑地抬眸,转身将目光投向了远方。

“可是,赢姑娘,这战事将起,去的话会不会不安全?”

婢女担忧地问道。

“放心吧,这一战,怕是不会长久。说不定,我去,事情还能有所转机。”

赢雪临轻轻抚摸了一下手腕上的五色珠,笑了笑说道。

土珠昨日已亮,一切已经在冥冥之中有了定数。

只要借助那个人,一切也未尝不可能……

赢雪临的思绪飘得很远,她的眼眸里渐渐多了一丝黯淡,还有浓烈的渴求和期盼。

秋风萧瑟,猎猎吹拂过了她的衣袂,扬起大片的雪白,像是天边遥远的雪。

*******************

而此时,远在江南温府的温北寒亦没有闲着。

他总觉得那个胭脂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试想,一个远在漠知洲的皇族女子,怎会放弃好端端的日子不过,跑来他这小小的温府?

事出反常必有妖。

温北寒假装着散布,故意经过温夫人给胭脂安排的厢房,想要探一探这个胭脂到底安的什么心。

巧的是,胭脂正在低头侍弄着花草,似乎已经在厢房外好一会儿了。

她侍弄花草的动作很轻柔很认真,似乎将每一株花草都赋予了鲜活的生命一般,令人不由得怔住了脚步。

温北寒站在那处看着那样珍爱着一草一木的异族女子,心里忽然觉得很难将这样的女孩子和那些心机深重的女子联系在一起。

他忽然明白了母亲非但不赶走她还留她住下的原因了。

——她的身上,有一种令人敬畏的干净力量。

许是站得久了,胭脂发现了温北寒的存在。

她直起腰抬眸朝着温北寒柔柔一笑,满目阳光地道了一句:“原来是温公子来了,失敬。”

说罢,胭脂欠身温柔一礼,贤淑至极。

温北寒被她这般一行礼,倒是拘谨了一些,亦颔首回敬道:“那个,母亲让我来看看胭脂姑娘有没有什么缺的,好给姑娘补上。”

胭脂姑娘似乎早就猜到了温北寒来意一般,只是凝视着他再柔柔一笑,甜甜地答了一句:“谢谢温夫人厚爱,胭脂住在这里什么也不缺。”

“哦……那就好。”

温北寒讨了个没趣,刚想转身就走,却听得胭脂在身后脆生生地道了一句:“温公子今日来找胭脂应该还有别的事吧?屋里的茶这会儿应该是恰好的温度,温公子不妨移步屋内,我们聊一聊?”

温北寒的目光陡然变得惊诧,他神经猛地一收!

——她早就猜到了他要来?

温北寒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即使对方是一个如阳光般灿烂干净的女孩子。

他刚要拒绝胭脂,却听得胭脂柔声道到:“事关四洲前途大景,胭脂也是迫不得已出次下策,还望温公子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