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异世逍遥战神 > 第十九章 杀了

“嗡…”就在萧然刚闪身离开,一柄剑插在了刚才萧然站立的地方,剑柄颤抖不息,剑身嗡嗡作响。

“咦!好快的反应速度,竟然躲开了。”黑暗中穿出来一道惊讶的声音。

“谁?竟如此无耻!”萧然转头怒喝到。

“无耻?”黑夜中走出了一道身影,向着萧然责问到:“你说我无耻?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趁人不备,背后出手,难道不是无耻?”萧然问到。

“你一小小的外门弟子,竟然敢说我无耻,我可是堂堂正正的内门弟子。”这青年高傲地说到。

“内门弟子不是你无耻的理由。”萧然反唇相讥。

“我刚还在想念在同门的情谊上,只要你乖乖交出我要的东西就可以放你一马,但是你既然如此嘴硬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青年说到。

“你要的东西?”萧然疑惑到,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东西是他要的。

“对,我要的东西,你身上所有的一切,武技,身法,兽核,还有那柄剑。”这青年狮子大开口到。

“给了你我能安然离开?”萧然试探性地问到。

“不能。”青年伸出一根手指在萧然面前摇了摇。

“为什么?”萧然不解。

“因为你刚才嘴太臭了。辱骂了我。”

“那我该怎么做呢?”

“你自断一臂,我便可让你安然离去!”青年“大度”地说到。

“自断一臂?”萧然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看不起他。

“怎么?还要我再说一遍?”青年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

“要我自断一臂不可能,至于你要的东西,我也不可能给你,我觉得你还是自己来取吧!或许当你取到的时候你也能帮我断掉一臂。”萧然嘴角挂着一丝浅笑。

“不识好歹,你可要想清楚,我自己来取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自己来取,代价可不就是一只手臂了,我会要了你的命!”青年以警告的口吻说到。

“东西就在这,我的手臂和命也在这,你能不能拿走,就看你的本事了!要我自己拿出来,这是不可能的。”萧然摇了摇头。

“还真是不知好歹啊!”青年轻声叹了口气。

两个人的聊天从头到尾都显得云淡风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是老朋友在谈天说地呢!

场中的战斗一触即发,萧然的拒绝让这青年很不爽,青年这无理的态度也让萧然很不爽。两人内心都憋着一通火,所以一上来就各自将自己的手段都毫无保留地施展了出来。

“开山拳!”青年大吼一声,手掌握拳,携裹着一道黄色的灵力薄膜向着萧然挥去。

“裂云手!”萧然也是一声大喝,裂云手拟化拳状,覆着青色的灵力光芒迎着青年的拳头挥出。

两拳相撞,并没有什么特别绚丽的火花绽放,两人竟然势均力敌,就在青年暗暗感叹萧然竟能一灵武之境抵挡住自己开山拳的全力一击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萧然的拳头上传来一股力道,一下子将他震飞了出去,直到撞到身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才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青年内心中暗暗问到。

萧然心中也是一喜,这暗劲用来做个偷袭还真是爽啊,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但可以肯定这发明这绝对也是一个坑死人不偿命的主。

“再来!”这青年不信邪,大吼一声,再次挥拳向着萧然冲去。

“来就来,怕你不成,别忘了刚才吃亏的是你。”萧然大喊一声,也举拳迎上。

“刚才是我大意了。”青年说到。

“所以你才没有闪?”萧然想起在华夏的一个武术高手的梗,开口到。

“闪?对付你一个灵武境为什么要闪?”青年问到。

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两人的拳头已经碰撞在了一起。

然后。

“嘭!”

青年再度倒飞了出去,还是那棵树,还是原来的配方。

“你又大意了,你还没有闪!”萧然打趣到。

青年面色有点难堪。

萧然内心也暗道可惜,要不是自己内劲没有修炼到家,足以将其震为内伤。

“既然我以灵武境对你灵真境,那我可要闪了喔!”萧然调侃到。

闻听此言,青年一脸警惕地看着萧然,不知道萧然要出什么幺蛾子。

萧然一个踏步,身影快到如飞。

正当青年准备防御的时候,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风之刃。”

然后他看到银光一闪,那是一道快到极致的剑芒,从他的咽喉划过。

“为什么这么快!”青年发出了人生中最后一句疑问。

萧然没有回答他,俯身从他的身上寻找战利品。

“好歹也是堂堂内门弟子,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穷啊!”翻找了半天,竟然只有两枚三级兽核和五枚二级兽核,其他的竟然什么也没有找见。

萧然嘴里骂骂咧咧的,跑到了之前的巨蜥尸体身边,从巨蜥的脑袋里挖出来那枚四级兽核。

四级兽核刚拿到手,萧然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险气息,急忙又是错身躲避。

躲在一旁的萧然简直气炸了,自己取个属于自己的兽核,竟然连续两次遭到别人的偷袭。

“哪个王八犊子偷袭你大爷!”萧然骂骂咧咧地向着刚才自己站立的地方看去,

“启辰?”萧然有些意外,刚才自己站立的地方竟然此刻站着的人是启辰。

启辰此时内心也很是无语,这萧然的素质实在太低了,张口就是脏话连篇,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你也搞偷袭?”萧然看着启辰有些不解:“还是说你也和他一样想要我身上的东西?”

“不要拿我和他作比较。”启辰语气阴沉地说到。

“不要东西那你偷袭我干什么?”萧然疑惑地问到。

“我问你,你的风雷剑术从何而来?”启辰开口,语气很冷。

“坏了,刚才使用风雷剑术应该被他看到了,应该是联系到启凡的死了。这家伙咋就对启凡的死这么执着呢!”萧然有些无语,但还是开口到:“是从武技阁换来的啊!”

“不可能!风雷剑术,我上次推荐给启凡,他拿走还不足一个月,不可能再出现在武技阁中!你还不说实话,到底从何而来?”启辰听到萧然的话,竟然直接愤怒地咆哮到。

刚才他看到萧然越级战斗的实力,正暗自有些怀疑启凡是不是被萧然所杀的时候,却偏偏萧然又是惊虹一剑,让他看到了风雷剑法,他很确定启凡还没有将这剑术还回武技阁。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这风雷剑术确实是从武技阁换取来的!”萧然说到。

“怎么可能!启凡明明还没有还回去!武技阁怎么可能会出现风雷剑法。分明就是你杀了启凡,从他身上夺走了风雷剑法。”启辰双眼变得通红,在这黑夜中显得有些恐怖。

“我这武技确确实实是从武技阁所拿,至于启凡还回去了没有我真的不知道,风雷剑法为什么会出现在武技阁,我觉得你可以去武技阁问问,还有启凡的死,与我无关,不要把脏水泼到我身上。”萧然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地说着谎。

“这件事我一定会追查到底,要是启凡真的被你所杀,我会以同样的当式解决掉你。”启辰红着眼睛恶狠狠地说到,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听到启辰的话,萧然有些头疼,怎么这武道的世界杀个人竟然这么麻烦,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杀个人牵扯出一大堆人。

看着启凡走远,萧然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抽出了腰间的软剑,在这漆黑的森林中练起了剑法。

一脸阴沉的启辰离开后,一路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启凡当时和萧然他们组队进入妖兽森林,为什么其他人都活的好好的,偏偏启凡就身死了呢。联想到萧然那越级战斗的能力以及那风雷剑法,隐约让他觉得,萧然极有可能就是杀害启凡的凶手。

越是想越觉得其中可疑,一路走出妖兽森林后,启辰直接加快脚步朝着外门弟子居所而去。

妖兽森林中。

软剑在萧然的手中不停地飞舞着,剑身上面一会传来呼呼的风声,一会又是雷霆炸裂的声响。

此时的萧然,正在忘乎所以地修炼着风雷剑法,浑然不知外门弟子屋舍内发生的一切。

修炼到午夜时分,萧然停了下来,满意地点了点头,擦了一把汗,然后朝着外门弟子居所走去。

回到房间内,萧然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然后翻身上床,躺下以后心神进入到了星辰空间内。

萧然决定从今晚开始,每晚睡觉的时候心神就进入到星辰空间内打坐休息,星辰空间内灵气充沛,有助于自己的修炼,哪怕是在里面闭目养神不修炼,萧然相信长此以往,对自己的修炼也是有好处的。

一夜无话,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第二天一早,萧然刚起床,洗漱完毕推开门走出房间,就看到远处秋猛和清芸两人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

“萧然,出事了。”秋猛和清芸两人跑到萧然跟前,秋猛大喘着气开口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