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月花看着花馨语离去的背影,内心突然很不是滋味,同时对老弟龚剑剑的源炁也是急剧上升。

他狠狠的跺脚,地面都踩出了一个深坑。

“混账东西,今天非得让三叔把你屁股打开花!”

龚月花狠狠的想着,看了一眼旁边的苏月嫣。

苏月嫣的确很漂亮。

眉目如画,眼似星月,鼻梁高挺,樱桃小口。

龚月花就很纳闷,家里面有这么两个娇羞小美人,小贱人是为什么要去逸仙居?

是家花没有野花香,还是在外够刺激?

今天就让你好好刺激刺激!

“你去不去?”

苏月嫣被龚月花问得 一愣。

“当然是去逸仙居啊!”

“捉他啊!”

龚月花磨着牙,狠狠的说道。

“这,不太好吧?”

“一般来说都是男的去那种地方……”

苏月嫣故意说道,毕竟先前关原之就已经告诉了她,带着龚家长辈前往逸仙居,而且具体的位置和房间都已经与她说明白,说清楚。

目的就是为了准确无误的找到龚剑剑。

苏月嫣这时候也是隐隐有些意识到关原之的计划。

在这个计划当中,苏月嫣扮演的角色虽然并非主事者,却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只要苏月嫣带着龚家长辈到达逸仙居,那么一切都好说了。

届时,以此为理由,直接推掉两家之间的婚约。

此行苏月嫣的计划,就完成了!

“谁说女的就不能去了?”龚月花却是妃常彪悍,不管那世俗道理,直接开口出言,大有种苏月嫣不去,她自己去的意图。

可是苏月嫣觉得还没有到达理想的程度,只是龚月花一个人去的话,事情难免推升不到退婚的高度。

必须要找到龚家长辈,还要以合理适当的理由,让他们一并前往。

不知道是不是天降神运,苏月嫣刚想到这里。

就看到不远处龚家的众位长辈还有花馨语的爷爷,城主玉临风皆在当场,说笑间,缓缓行走而来。

“嫣儿?月儿?”

“大晚上不睡觉,你们在干什么呢?”

龚栎寒目光看了过来。

其余人的视线也是纷纷从其他地方转移到两女身上。

龚月花闻言,眨了眨眼睛,有些手足无措,虽然说龚剑剑背着人去了逸仙居。

但是本能的她还是倾向于龚剑剑,不想让三叔、父亲等人知道,不然等待龚剑剑的绝对是狂风骤雨般的危机。

龚月花还是想为龚剑剑打打掩护的。

“三叔,那个,没什么,没什么就是觉得天气炎热,干燥,吹吹晚风……”

见到如今的局面,正好是苏月嫣想要的,如此机会她怎么可能就此错过?

苏月嫣话还没说完,她直接抢过,毫不掩饰,直接说道。

“叔叔,龚剑剑背着我们去逸仙居了……”

“听说那里……”

苏月嫣可怜兮兮的说着,甚至眼里还有这一丝丝的委屈。

就好像龚剑剑已经是她夫君,成过亲拜过堂入了洞房的夫人,那个幽怨。

龚月花也是愣住了,只觉得脸颊红的不像话,这简直是啪啪作响啊,好像被人拿着拖鞋底子扇她的脸颊。

她不知道苏月嫣为什么会这么说。

似乎颇有种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感觉,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未婚夫啊,你这么做,最终难堪的不还是你么?

苏月嫣哪里知道龚月花如何想?

当下看到龚栎寒冷下来的脸,直接从笑容满面到了另一个极点,显然逸仙居三个字在场所有人清楚不过。

自家孩子去了那种地方,龚栎寒感觉自己脸颊火辣辣的,都没脸继续站在这了。

心底的火气也是噌的一下窜了起来。

想那逸仙居,正经人谁去啊!

那里一个个貌美如花的小娘们,引得多少的家庭破碎。

龚栎寒道现在还记得,二哥当初发现一个邪祟,误入逸仙居,事后被雪媚娘知道后,那可是跪了一个月的榴莲呢!

逸仙居,就好似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更接近不得。

况且,这跟龚家 的传统相悖。

“你说什么?”

“那个小兔崽子去了逸仙居?”龚栎寒的声音都变得冷冷的,似乎冬日里的一股寒风,让人不寒而栗。

脸颊板的吓人。

“叔叔,你……你别生气……”

“龚剑剑兴许就是去看看热闹呢,以我对他的印象来看,他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吧。”苏月嫣表面为龚剑剑狡辩解释,甚至在为着他说话,可实际上却是提到了龚剑剑有可能要去干的坏事儿。

直接就将龚栎寒的怒火再度拔高了一个层次。

“小兔崽子真是飘了哈,我曾三番五次告诫过他不要去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这小子竟跟我唱反调,对着来是吧?”

“多大点啊,就敢去那个地方了,等日后岂不是要登天?”

“羽化再成仙?”

龚栎寒气呼呼的说着,身上的源炁都开始忍不住的波动起来。

“老三,你控制点,也许剑儿就是好奇……”

“是啊,剑儿还是个孩子,面对世俗的诱惑抵挡不住掉入沟里面还是情有可原的,不要……”

龚栎寒面对大哥二哥的劝告,是一点没听进去啊,直接摆手。

“屁,我看这小兔崽子就是欠打!”

“不打到他疼,他是没记性他!”

龚栎寒冷哼。

“老弟,逸仙居你该不会是想要闯上一闯吧?”花无邪笑眯眯眼睛,手中的金色拐棍轻轻点地,似乎已经预料到了龚栎寒的想法。

龚栎寒闻言却是冷哼,不屑的道:“那又何妨?逸仙居而已,别说这的,就算是皇城逸仙居总部也不是没闯过!”

皇城的逸仙居总部?

不止是玉临风,他大哥二哥也都心神一阵颤动,曾经都知道龚栎寒乃是一个绝世天才。

一身修为极为高超,甚至一度纵横大羽皇朝。

可谓名噪一时,最后不知原因,销声匿迹多年,回到了小小的玲珑城。

皇室的逸仙居?

都闯过!

他们没当这句话是在吹牛。

“不至于不至于。”

“这天下迟早是年轻人的,咱们跟着掺和什么啊……”

花无邪笑着说道,显然两人对晚辈的教育方式和方法并不相同。

“屁,在逸仙居处处留情的你,就别跟着添乱了好吧?”

龚栎寒满脸黑线,很是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