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日月风华 > 第一二六七章 痴情种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日月风华 !

魏无涯笑道:“杂家也不妨告诉你们,御天台大天师袁凤镜对圣人一往情深,圣人还没有入宫之前,袁凤镜便已经认识圣人,而且生出爱慕之心。但圣人注定要入宫,两人无法白头偕老,本来袁凤镜应该死了这条心,但此人天生痴情种,知道自己无法与圣人在一起,竟然入了道门,想要修道静心,忘却世俗。”叹了口气,道:“但痴心已经种下,又如何能彻底遗忘?圣人感念大天师一番情深,入宫多年之后,想起此人,得知此人在清凉山修道,亦知道此人擅长河洛易经,向先帝谏言,在京都设御天台,请袁凤镜担任御天台大宗师,为朝廷占卜星象。”

小师姑道:“不错,我也听闻袁凤镜进京之前,曾在清凉山修行。”

“圣人既然有谏言,先帝自然答应,而且能够请得如此人物出山,为朝廷观卜星象,朝廷自然也是求之不得。”魏无涯道:“圣人亲笔书信,袁凤镜接到书信之后,便立刻启程来到了京都。”

秦逍道:“原来这位大天师还真是情种。”

“御天台本来是设在皇城之外,直到圣人登基之后,才移到了城内。”魏无涯道。

小师姑蹙眉道:“我是问夏侯家在那场阴谋之中起到什么作用,你说袁凤镜做什么?”

“不用着急。”魏无涯道:“杂家今日既然有兴趣将当年往事告知你们,自然要说明白。”顿了顿,才继续道:“洪天机要说服几大宗师参与其中,自然不是三言两语便可以,实际上他一开始甚至不敢直接与我们接触。”叹了口气,才继续道:“他从一开始就计划将杂家与袁凤镜拉进其中,但自然先要试探我们的心思,他不便主动出面,却是找了一个最适合的人选。”

“夏侯元稹?”小师姑脱口而出。

魏无涯点头道:“不错。杂家是圣人的奴仆,袁凤镜对圣人有求必应,圣人入宫之前,我们就与国相熟识,洪天机利用过想来试探我们的心思,自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小师姑冷哼一声,但不得不承认,在当时的情况下,夏侯元稹确实是最佳人选。

秦逍也明白过来,道:“所以促成四大宗师合谋杀害剑神的人物,却是国相?”想了一下,才问道:“国相谋害剑神的动机又是什么?”

“夏侯家的前程!”

“你的意思是说.....?”

“一朝天子一朝臣。”魏无涯长叹一声,“先帝驾崩,如果从李氏皇族挑选其他人选承袭皇位,甚至由公主殿下继位,夏侯家在大唐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夏侯家因为圣人之故,深受先帝厚眷,可是新君即位,就会有新的家族取代夏侯家成为宠臣。国相为了夏侯家的前程,当然不愿意看到李家的人继位。”

“所以他要拥立妖后?”

魏无涯道:“圣人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志向高远,一心想要做出一番丰功伟业。如果由李家其他人继位,圣人的地位也将一落千丈,只能在深宫了此残生。那时候圣人不过三十出头年纪,岂会甘心?若是由公主继位,公主年方十岁,本就是女帝继位,再加上年纪幼小

这朝局立马就乱了。翻遍史书,国有幼君,必然会生出大乱。”顿了顿,才平静道:“于公于私,圣人都只能选择继承皇位。”

“民间传言,圣人继位不正,先帝的传位诏书是假诏,是真是假?”秦逍问道。

魏无涯冷声道:“小秦大人,圣人待你不薄,而且你如今依然是大唐的臣子,如此诽谤圣人,乃是大逆不道。”

秦逍叹道:“魏总管不是说今天有兴趣要告诉我们事实真相,既然如此,何不干脆直言?”

“先帝驾崩之前,已经是病入膏肓,神志不清。”魏无涯道:“如果没有圣人运筹帷幄,大唐早就乱了。圣人协理朝政,井井有条,由她继位,那是再合适不过。而且当时李氏皇族多是只知贪图享乐之辈,并无一人拥有治国理政之才,将大唐交给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小师姑嘲讽笑道:“妖后治国近二十年,天下动荡,如今大唐更是危在旦夕,这就是你所说的明君?”

“谁也无法想到是这样的局面。”魏无涯叹道:“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圣人确实是最合适的继位人选。国相为保夏侯家的前程,自然是竭力支持。洪天机劝说国相,如果令狐长乐不死,无论谁在皇位上,那都不能踏实,联合四大宗师之力,诛杀令狐长乐,可保天下太平......!”

“一派胡言。”小师姑斥道:“行卑鄙无耻之事,却还要找寻理由掩饰,你们这些人果真是道貌岸然。”

魏无涯并不理会,继续道:“国相被洪天机说服,先是游说圣人,圣人为了天下计,这才召见杂家和袁凤镜,道明计划,此后我们也便参与了其中。”微一沉吟,才道:“至于颁布诏书,将剑谷列为叛逆,甚至放风令狐长乐身死宫中,首级也在深宫之内,这其实都是国相之策。为何如此,你们也应该清楚。”

“引诱剑谷门徒自投罗网。”小师姑冷哼一声。

魏无涯道:“令狐长乐身死京都,自然不能让天下人知道是四大宗师联手所为,而且这笔账剑谷终归是要算在夏侯家和圣人的身上。国相对你们剑谷也是十分忌惮,所以设下计谋,想要一劳永逸解决问题。”那双锐利的眼睛盯着小师姑,缓缓道:“此番洪天机京都为乱,你们剑谷也卷入进来。沈无愁不知当年真相,自然不知洪天机才是当年谋害令狐长乐的元凶,反倒为洪天机所用,洪天机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利用沈无愁将你们剑谷门徒俱都引出剑谷,如果剑谷门徒积极参与此番作乱,尽数来到京都,洪天机便正好将你们一网打尽。”

小师姑眼角微跳,她半道截击国相,却没有下手,返回京都,同伴却都失去行踪,而且居住之处设下埋伏,这确实可以证明东极天斋真的要对剑谷门徒下狠手。

“大师兄现在何处?”

“来京的剑谷弟子,包括你那位大师兄,都已经成为洪天机手里的阶下之囚。”魏无涯道:“是生是死,杂家现在也无法确定。”

秦逍皱眉道:“魏总管,你说洪天机挑起此番京都之乱,难道......洪天机如今也在京都?”

魏无涯颔首道:“杂家料定洪天机就在宫中,而且就在紫寰殿!”

“紫寰殿?”秦逍觉得这宫殿陌生,自己似乎并无听过。

魏无涯解释道:“紫寰殿是圣人的寝宫。如今圣人亦在紫寰殿。杂家先前说过,紫寰殿周围遍布天斋弟子,守卫的密不透风,杂家可以找机会进去,但却无法带着圣人从紫寰殿全身而退。”

“我明白了,魏总管一个人可以来去无踪,但圣人不是武道中人,带上圣人,很容易就被发现,一旦陷入包围,洪天机必然出现,到时候不但魏总管无法全身而退,圣人只怕也会受到伤害。”秦逍盯着魏无涯眼睛,问道:“魏总管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将当年剑神被害的真相告知我们,意欲何为?如果魏总不是因为要用上我们,肯定不会道出真相。”

魏无涯笑道:“小秦大人很聪明。杂家告诉你们这些,是想让你们知道,给予剑神致命一击的正是洪天机,是他亲手杀死了剑神。沐夜姬,你要为令狐长乐报仇,第一个要杀的就该是洪天机。”

“参与当年谋害师尊的人,一个也逃不了,都该死。”小师姑花容如霜,冷厉异常。

魏无涯笑道:“一个也逃不了?莫非你觉得可以击杀四位大宗师?”

小师姑顿时说不出来啊。

剑神被害之后,时间最强大几个人便是几位大宗师,即使剑谷门徒合力,也无法击杀其中任何一名大宗师,就更不必说要将四大宗师尽数击杀。

“剑谷可以报仇。”魏无涯缓缓道:“但想要一口吞下大胖子,野心也实在太大了。剑谷门徒可以慢慢报仇,不过杀人也该有先后,你们第一个要杀的,应该是洪天机。”神色冷峻,盯着小师姑道:“如果只靠你们剑谷,想要诛杀洪天机,简直是痴心妄想。”

“你什么意思?”

“杂家帮你取下洪天机的人头。”魏无涯一字一句道:“你要报仇,我给你机会,让你亲手砍下洪天机的首级。”

小师姑娇躯一震。

“没有大宗师的相助,你无法亲手报仇。”魏无涯目光冷然,“若非万不得已,杂家也不会走这一步,去与一位大宗师力拼。但如今有了时机,杂家可以成全你。”

秦逍还没有听明白,问道:“魏总管,你帮剑谷杀洪天机,自然不是白帮忙,你是否想让我们帮你做什么?”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魏无涯道:“杂家既然出手,你们当然也不能作壁上观。不错,杂家要你们帮忙。”双手背负身后,道:“紫寰殿被围得密不透风,找不到机会带圣人离开,如果有人突击紫寰殿,必然会吸引天斋弟子的注意,如此一来,紫寰殿周围必然会出现裂口,杂家便可以救出圣人。只要确保圣人无虞,而且引出洪天机,杂家就会助你们击杀洪天机。”

秦逍和小师姑这才明白魏无涯的盘算,小师姑嘲讽笑道:“原来如此,你说了半天,是想让我们帮你引开天斋弟子,助你救出你的主子。老太监,你打的还真是一手好算盘!”